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你好外交官大人》
你好外交官大人

第四十一章 阁下召见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是季明辙爷爷喜欢说的一句话,他的一生就是斗争的一生,虽没有上过战场,却凭借高超的权谋之术拼出了一个万古长青的前程,并且延绵造福子孙。

司伏和季明辙谈的是东南沿海,是司家在首尔的盛世万朝,是这件事情表象下面更生层次的意味。

他说的隐晦,但季明辙清楚。

没有人在这个年纪会比季明辙更清楚权谋之间的里里外外。

因为没有人会比季行履更懂得权和谋两者相结合摩擦出来的巨大能量。

季明辙说有办法,那就是真的有办法,有办法的意思就是他有能力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他让司伏去做两件事。

摸清东南生意人的底细,然后再去摸清北目那位会长的底细。

一个暴力集团数年之间迅速洗白,成长,阳光化.....背后站着什么样的人,都需要弄清楚。

“兄弟,只要帮为兄度过此次难关,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司伏认真的拍着季明辙的肩膀,真诚的说道,“就算你要把那个郑家姑娘洗白白放你床上,我也保证帮你把这事办得漂漂亮亮的。”

司伏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于是季明辙推开了这个混蛋,义正言辞的说道:“请你记住,我是一名光荣的外交官,我的.....”

“好了,好了,我管你是什么外交官还是铲屎官的。”司伏摆了摆手说道,“这趟活干漂亮了,你来我这当首席执行官都行。”

顿了顿,司伏说道:“过几天我要去城北洞拜访一下我们家在首尔最大的合作商,把北目的底细摸清楚,到时候再带你去见那个会长。”

季明辙点了点头。

提着行李下了车,司伏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喊道:“我跟你讲啊,本少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把姑娘送你床上就要送你床上,你等着”

使馆安排的宿舍位置不错,来往的居民颇多,得亏这人说的是中文,不然季明辙觉得自己还是搬家比较好。

回到屋子,把东西简单归置了一番之后,季明辙这才洗澡钻进了被窝。

司伏口中的大事并没有给他特别大的压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沾了一点儿比例,主要是季明辙没觉得事情的解决过程会有很大的难度。

二十多年以来季明辙失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是他的责任,他自然会担下来,伦敦那次.....也许是老天爷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社会艰辛人心险恶,那不得不承认那是意外。

是季明辙料想不到的,并且无法阻挡的意外。

给他时间,给他脑子运转的时间,就没有季明辙解决不了的问题。

因为他读了很多年的书,在季行履的肩上阅尽人间各个阶层的所有沧桑,并受到最好的教导。

所以季明辙听着那些常人需要仰望的存在时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感触,甚至就算要因为司伏与那些其中的某些人们为敌,他也不觉得畏惧。

季明辙是季行履调教出来的。

那么也就是说,季明辙的敌人,其实是在和季行履交手。

但凡了解那位传奇老人的传奇一生的人,都不会认为.......与他为敌是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确实值得骄傲,可骄傲之后会变得很惨。

隔天早上,季明辙回到了使馆报道。

李参赞对于季明辙在歌友会最后登台题字的表现很满意,难得口头嘉奖了一番,季明辙觉得很意外,同时内心涌起了一股暖意。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司关爱啊,果然自己明珠蒙尘的日子已经远去,这个挑剔的老男人终归还是得承认过硬的业务素质。

季明辙自然也得口头谦虚一下,然后便准备告辞离开。

坐在办公室那头的李参赞忽然悠悠的说道:“季参赞,www.youxs.org”

难不成有误会了季明辙急忙解释道:“李参赞,您听我解释.........”

“好了,不用解释了。”李参赞大手一挥,说道,“具体原因我当然清楚,意外难免会发生,那些个当艺人的小姑娘仗着自己年纪轻轻就有些小名气拉着你一起胡闹倒也可以理解,重点是你得把握分寸。”

“堂堂使馆正职参赞,竟然给一个小丫头当保镖,真不知道那家演艺公司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季明辙看着李参赞颇为不满的神情,顿时明白过来。

李参赞古板,这里说的是性格.....这种参加工作多年的老人对本身的职业荣誉感极强,当年在战争地区任职时便参与了不少护侨撤离工作,也算得上劳苦功劳,总部看在这份上,才把他调到了首尔,给了李参赞一个公使衔。

在李参赞这种人看来,外交官地位超然,像他这种等级的人也早就脱离了那些繁琐案头工作,平时接触交际的更是黄东英这样一国之精英,艺人之流......他真的不太看在眼里。

即便李参赞再看季明辙不顺眼,也只不过是觉得这小子年纪轻轻便成了正职,想要多多打磨,内心深处,自然把季明辙看做自己人。

堂堂一国派遣的文化参赞,陪着一姑娘误了班机只为去酒店拿包,这事儿怎么看,李参赞都理解不了。

季明辙其实也没办法理解,总不能直接说其实他当时那么热心,只不过是想抽点空去超市买箱老干妈。

“季参赞,你是我们使馆,不,是我们整个外交官队伍当中最年轻的正职参赞,日后前途无量,千万不要被花花世界给迷糊了脑袋”

季明辙绝望了,回来第一天就是思想教育,这日子还怎么过

从开始参加工作,季明辙便在伦敦,现在又来了首尔,都是无比繁华的超级都市,这在李参赞这种在苦寒之地打拼过的老人看来,是很不好的事情。

年轻人就得多吃苦,工作头两年就应该去非洲和中东,最好是政局不稳,天天打仗的地界儿打熬两年。

于是就季明辙那天到底该如何妥善处置,李参赞喋喋不休说了半个小时。

季明辙站在那里昏昏欲睡,直到李参赞手旁茶杯彻底空了之后,才挥手让季明辙工作去。

走出办公室,呼吸到的第一缕空气,季明辙感受到了自由的味道。

从找蔡琰筹夜谈过之后,季明辙的待遇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能在歌友会最后上台,是季明辙意想不到的,也是件很好的事情,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季明辙全当是在熟悉工作环境和业务。

“季参赞,等会。”

季明辙正准备回办公室,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他,回过头一看,胖乎乎的张秘书小跑着过来,喘着气说道,“季参赞,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看着气喘吁吁的张秘书,季明辙低头望了眼他的下半身,心想.....你这小短腿比我慢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秘书找我有事”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张秘书摆了摆手,笑道,“大使找你。”

季明辙微微有些惊讶:“是吗”

“这还能有假。”张秘书笑了起来,“快跟我走吧,大使还在办公室等着呢......哦对了,昨儿歌友会我可是看了直播,季参赞可一点儿不比台上的那些艺人差。”

“过奖,过奖....都是上头给的机会。”季明辙谦虚的笑了起来,“对了,大使找我什么事”

“当然是工作上的事儿。”

季明辙来首尔这么久,自然也见过自己的顶头上司,是个风度得体,卖相极其不错的中年男人。

感慨如今吃公家饭都得在颜值上有一定的竞争力,季明辙十分满意的望了眼玻璃中倒映出来的面庞。

真好看,他心想。

不得不承认,如果真的是蔡琰筹去找了谁,和谁又说了些什么话才让季明辙逐渐摆脱了以往顶着参赞头衔,却干着跑腿打杂的活的命运的话,那么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去找那位大使先生谈了谈。

这座大楼之中,自然是那位大使阁下说了算。

所以有时候季明辙心想,那么在自己来之前,大使阁下是不是刻意做了些什么,才让他处在了那样尴尬的地步。

那又是为什么,大使阁下要闲置自己。

季明辙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每种的可能性都很大。

但凡能坐到一国大使的人都有真才实干,这是季行履当年说过的话,他曾被外派就任过数国担当大使,这是当年人才紧缺的无奈之举,而即便如今后起之秀层出不穷,那也需要打熬磨砺,真正走在最前沿的,还是这些经历丰富的老人。

而唯一让季明辙有些不觉得稳妥的是。

大使阁下是整个使馆上下,唯二可以完全查阅他档案记录的人。

另外一个是国防武官之首蔡琰筹。

也就是说,季明辙的所有一切都在那位大使先生的掌握和知晓当中,那么他做的任何对于季明辙的举动都有深意。

窗外阳光打在了人身上,季明辙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

换成寻常人在这个年纪,大都还在象牙塔里做着美梦。

季明辙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不高尚和不纯洁在哪儿,主要原因是想太多也做太多,可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却不知道。

相比较那些有准确目的的人,季明辙差了太多。

都说混子浑浑噩噩,可他们至少知道自己在浑浑噩噩。

可季明辙没有,他清楚自己活得很清醒,可清醒却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季行履当年说季明辙这样难成大事,为了磨砺唯一的孙子,季行履做了很多尝试,并且让季明辙从小学会了孤独。

在那栋红色的房子里学会孤独。

敲了几声门,季明辙推开那扇大门走了进去,见着办公桌后伏案工作的中年男人,微微低头致意:“大使阁下。”

中年男人抬起了头,伸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点头。

“坐。”

季明辙上前坐下,然后安静的等待大使把那份没有审阅完毕的文件审阅完。

阅读你好外交官大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