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咚咚咚”,急促地敲门声连续不断。

钟念从床上艰难爬起,眯缝双眼下床,大脑一片混沌,推开门冷风嗖的一下进来,瞬间吹散睡意。

门外站着一位古装造型的女子,长发飘飘,“师妹别睡啦,赶快梳妆,去晚了师父要训我们不守时”。

钟念眨了眨眼睛,身体没动。

女子抬手轻轻推了推她,“我先回去收拾,半个时辰后来找你”。

关上门,钟念环顾四周,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空气里夹杂熏香的味道,红木床榻挂着幔帐。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懵辽。

有些轻微头疼,闭目按压太阳穴,脑海里浮现昨晚在机场回家路上,男助理推荐一本女频,书中有角色跟她同名。

同名女配是女主闺蜜,炮灰中的炮灰,第三章死掉,男女主救她过程中产生情愫,她的存在只为主角的感情线做铺垫。

钟念读五章直接弃文,闭目休息。

“钟小姐小心”,司机话音刚落,车不受控冲向道路两旁的栏杆,钟念在疼痛中失去意识,醒来便是刚才一幕。

师妹?

钟念双眉微蹙,大脑迅速运转,古代、师妹、师父,几个关键字联系一起,发现穿到昨晚看的那本小说中,变成同名炮灰女配。

一穿过来就要死,这是什么霉运?

钟念双眸暗淡无精打采往铜镜前走,文中对女配外貌没任何描写,总要看看长什么样子。

镜中女孩一双杏眼晶莹透彻不染尘世,雪白瓷肌,前凸后翘身材有料,钟念对镜中女孩亲一口,黯淡的眼眸有了光泽。

仙女颜值能清扫霉运,让即死之人满血复活。

死什么死,好好活,不妄穿来一趟。

半个时辰后。

齐潇潇再次敲门。

钟念推门浅笑,“师姐”。

齐潇潇轻嗯了一声,二人并肩往山上走,风吹动树叶草丛沙沙作响,白纱裙随风舞动。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钟念余光撇见她妆容精致,时不时用手按住裙摆,小声抱怨天气的模样,很像宴会里那些因天气或服饰出丑的小姐们。

山路两边郁郁葱葱,偶有鸟语蝉鸣。

沉默地走了一会儿,齐潇潇开口,“听说师父会从我们三个中选出一位,去万州峰给师祖送青玄会请柬”。

“哦”,钟念踢脚下小石子,心不在焉。

“师祖闭关四百多年,除了师父无人见过他,师妹不想见见?”,齐潇潇偏头看她。

钟念连连摇头,迎上她的目光,“不想”,语气笃定,眼神坚定。

“百闻不如一见,我倒想看看师祖究竟什么样?”,齐潇潇遥望万州峰,满眼期待。

钟念做了二十几年富家女,混迹各种名媛圈,对女人的小心思摸得门清,一眼看穿齐潇潇这番话的言外之意,“我帮师姐跟师父说好话”。

齐潇潇转身抱了抱她,笑容洋溢,“谢谢小师妹,等我见到师祖,带你去山下寻美食”。

拥抱、笑容、语气全部真情实意,她和原主果然情如姐妹,钟念回应她同样真切的笑,挽手前行。

青玄派规定徒弟见师父和师祖,不可用飞行法器,需用双足一步一个脚印攀登到山顶,原主送请柬回来的路途中,不慎坠入山崖摔死。

请柬是原主的夺命符,避之不及,女主有主角光环死不了,齐潇潇去送请柬是解决惨死问题的最好办法,即可活命又送女主一个人情,一举两得,钟念心间天地柳绿花红,春意盎然,步伐跟着变得轻便,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宫门匾额高悬,写着石岩殿三个大字,钟念跨过高高门槛进殿,紫檀木长椅摆放殿正中,一侧摆放七把红木椅,另一侧三把,殿中大师姐已经在等候。

钟念按辈分坐最后一张椅子,三人各怀心事,空旷殿内寂静无声。

“哒哒哒”,拐杖敲击地面的声响远处传来,两位师姐不约而同起身搀扶师父,“都松开,这路我每日走数次摔不着”。

两位师姐互看一眼,火光四起,敌火蔓延。

眼前三位分别是书中男主、女主、女配,男主眼盲看不见两位女弟子间的敌意。

女主和女配自幼关系不合,此时女主未对男主动心,单纯的和女配争一争。

“为师今日找你们来,是为青玄会给师祖请柬一事”,冷沉声音回荡殿内。

齐潇潇偷偷对钟念眨眼,“徒儿进门多年,关于师祖事迹听闻诸多,想一见师祖尊颜”。

师父笑笑没说话。

大师姐猜出齐潇潇心思,眉眼尽是嘲讽,“万州峰又高又陡,二师妹身体瘦弱恐怕难以爬到山顶,女弟子中徒儿辈分最大,理应替师妹们着想,请师父让我去”。

师父默了半晌,问道:“念儿,你为何不说话?”。

吃瓜群众钟念,正看戏神游,忽然成为众人焦点,有种上课神游被老师点名又回答不出问题的窘迫,一时找不到完美理由,吞吞吐吐道:“万州峰太高,我......爬不上去”。

殿外风吹动窗户吱吱作响,师父拧着眉不知想什么。

师父的决定关乎生死,钟念下意识屏住呼吸,手指揉搓衣角,时间被拉长一分一秒漫长无比。

钟念不忘帮齐潇潇说好话,“师父,二师姐体力比我好,她更合适......我真不行”。

“念儿去”,师父起身,拐杖点地面往外走。

钟念心一沉,扑通一声跪下,“徒儿体弱爬不了那么高的山,会累死在半路,师父是想徒儿死吗?”,入殿前的喜悦不翼而飞,顾不上辈分,眼神幽怨,语气带火。

齐潇潇以为钟念为她顶撞师父,低声在她耳边说:“算啦,你去吧”。

别人去是送请柬,她去是送命,“师.......父”,拉长尾音似在祈求。

师父没理她,径自踏出殿门。

这是什么假师父?

绝望.jpg。

大师姐鼻腔发出一声呵,带着嘲讽看一眼齐潇潇,跟随师父脚步踏出殿。

钟念眼望师父背影,一脸愁容,责备自己大意。

“爬到万州峰山顶要一天的时间,你快回去休息,养足精神,明早上路”,齐潇潇把她扶起。

钟念万念俱灰,从齐潇潇的话里听出几分死前临别的味道。

钟念回自己房间,摸摸铜镜里女孩,“改不了你惨死的炮灰命运,再见啦小仙女”,走了几步,身体后仰瘫在床榻,左翻右翻,平躺放空大脑,休息片刻,重新思考对策。

现在情况没到必死无疑的地步,原主下山时天黑路窄不慎跌入悬崖,如果在山顶睡一夜,天明后下山就解决了,这么简单刚才怎么没想到,空郁闷一场。

苍苍茫茫的群山峻岭中万州峰最高,钟念站山下仰视,叹气连连,这么高的山爬到山顶不死也残了。

特么的,哪个脑残规定的弟子见师祖不能用法器?腹诽几句,往山顶走。

日落登顶。

钟念四处巡视,未找到师祖的祁远殿。

师祖是青玄派创始人,四百九十九年前把门派交给大徒弟,自己跑到万州峰闭关,期间无人见过,书中他的存在仅是传说。

或许万州峰根本没有祁远殿和师祖,一切都是为了要女配的命,胡乱猜想,身体严重透资,钟念脑子停止运转,倚靠树干闭目小憩。

醒来时明月高悬,皎洁月光照山间。

钟念揉揉眼睛,起身拍打身上尘土,活动筋骨,小步向前移动,观万州峰夜景。

远处有宫殿亮着光,与万州峰相连的山环绕一起形成圆,中央一座孤峰鹤立,光的发源地,难道祁远殿在那?

面前吊桥随风晃动,钟念环抱桥口的树干,伸出一条腿试探,吊桥摇晃一下心悬高一节,两只脚站上去,心提到嗓子,双腿微微颤抖,退回安全区,眺望孤峰宫殿,如果明早回去说没见到师祖,师父会不会再让来一次?再爬一次万州峰和死之间,她选后者。

横竖一死,钟念朝吊桥走去,左摇右晃,全程土拨鼠尖叫,脚踏入地面的瞬间石头落地,劫后余生的幸福感涌出。

宫殿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还要再走一段路。

这段路狭窄陡峭的程度,着实震惊钟念,仅能容一只脚,双脚外八分开,身体贴紧山壁,大气不敢出,小碎步缓慢移动,垂眸便是万丈深渊,土拨鼠失声叫不出,心里一会骂脏话,一会给自己加油打气,幸亏路短,不然不死也精神分裂。

祁远殿映入眼帘,钟念看到希望,这一天比去游乐场还刺激。

敲门无人回应,她推门而入。

空旷大殿五六岁男童坐蒲团修炼,“何人?” 稚嫩童声中透着一股沧桑。

师祖闭关是为修炼返老还童术?

“弟子奉师父之命来给师祖送请柬”,她规规矩矩双手奉请柬。

男童接过请柬,“你回吧”。

钟念不动。

男童盯着她,“为何不动?”。

“天色已黑,下山路陡,弟子能否在殿中借宿一宿?”。

“不能”,男童斩钉截铁。

钟念:“......”,哪个幼儿园跑来的熊孩子?

踏出祁远殿,钟念边走边思考接下来何去何从,殿内不让留宿,干脆在殿外对付一夜,她往跟来时路相反方向走,谁知那边也是只容一只脚的险路。

深吸一口气像来时一样紧贴山壁走,不知何处飞来一只猫头鹰带着凄惨叫声,钟念一时慌神跌入山崖。

极速坠落,耳边风声呼啸而过,大脑空白无法思考,她仿佛听见重物着地,骨头碎裂的声音。临近谷底坠落速度忽然减慢,轻飘飘像跟羽毛,缓缓落入谷底金色光圈中。

钟念双脚着地,毫发无损,难以置信。

光深处,一袭黑袍的男子坐玉床修炼。

这是何处?

他是何人?

钟念抬腿朝光深处的人影走去。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路祁:作者你出来一下,这么多人都有戏,为什么我是个人影?

渣渣作者:别急,下一章你会感谢我的。

【每天晚上6点更新,其他时间在捉虫】

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