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眉心火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清晨醒来路祁已不在,枕边残留温度,钟念拉开幔帐,推门出去环视一圈,没发现踪影,回去洗漱梳妆,去找许巍然问清楚。

钟念怒气冲冲站许魏然面对, “无耻下流之徒”。

许魏然懵,食指指向自己,“小师妹......在骂我?”。

钟念没好气道:“屋里还有旁人吗?”。

“我哪里......得罪你?”。

钟念讥笑,“昨晚给我喝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许巍然皱眉,片刻后眉心舒缓,“小师妹不胜酒量喝多,怎么反来怪我?”

“你......”,情药说出口后面的事自然会被猜到,难以启齿,万幸那人是路祁,如果是别人,此刻和许巍然早已刀光相见。

“下次再用这种阴损办法,别怪我不客气”,狠狠瞪他一眼,摔门而去。

回去路上,巧遇见齐潇潇和小师兄聊天,谈笑风生,“你们聊什么开心的事?”。

“小师兄讲昨晚酒后糗事”,扭头看她,“昨晚我去外面透气回来,你和三师兄全不见了,你们去哪里?”

钟念:“各自回房间睡觉”。

小师兄抓了抓头发,“三师兄送我回房后说回去找你,他没去么?”。

“好像去了......我喝多记不清”,昨晚的事钟念没有多少印象,残存记忆跟路祁有关,全不能想那种,随便拉出一段都是小电影。

“别管昨晚的事,今天药临府会来很多客人,师妹我们去外面玩”,齐潇潇挽起钟念胳膊往走,“五大门派掌门今日会在此聚齐,听说魔尊也来,希望有机会见一面”。

钟念神游,闻言回过神,“哈?魔尊来做什么?”。

“药临府炼制的丹药每样只有一份,功效自然不必说,大家为各取所需当然会来讨好林枫,魔尊应该为真气丹而来”。

“真气丹是什么?”。

齐潇潇无奈看她一眼,“你怎么对自己前途一点不上心?”。

钟念:这跟前途有毛关系?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含着金钥匙出生,零花钱不断吃喝不愁,只要不犯法,想做什么肆意去做,前途对她来说大概是活一天享受一天。

“你想一辈子留青玄山做个小徒弟?”。

钟念点头,做小徒弟挺好,不用为生计发愁,又没有豪门那些狗血揪心事,逍遥自在,简直世外桃源。

“没出息.......假如我是师父或师祖的夫人,大师姐还敢这样对我?到时候我便把她逐出师门,眼不见心不烦”。

“这事......看缘分”。

“自己不努力等着天降缘分?如果三师兄对你有意,干脆嫁给他算了,找个人替你思虑周全”。

钟念:“......”。

人各有志,没再多说。

午时。

药临府宾客越来越多,各派掌门坐内厅,小辈坐院落看表演,钟念心不在焉,悄悄搜寻路祁身影,找不到。

齐潇潇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师姐去哪?”。

“嘘”。

绕过众弟子,沿院落内侧小路,转到内厅后门,厅内传出严石和林枫的声音,钟念站住不动,修真大佬的会议偷听不得,低声道:“师姐走吧”。

“嘘!我看一眼魔尊就走”,齐潇潇偷偷打开一道窗缝。

有限的视野里钟念看见所想之人,他端坐正位,似乎在思考什么,双眉紧拧,双眸像深不见底的潭水,目光紧锁站在厅中间的男人。

男人双眼赤红,眼神轻蔑,嘲讽对他笑,二人无声的对视,像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男人轻哼一声,“咱们走着瞧”,转身卷起一股黑风消失,厅内众人神色舒缓。

齐潇潇关好窗户,摆手示意离开,逃离大佬们聚会内厅,钟念长出一口,紧绷精神松散。

“魔尊果然是红眸”,齐潇潇自言自语。

魔尊看路祁眼神不友好,钟念对他没好感,不愿多说。

“真火之术乃魔族秘术,听闻想炼成此术必须拥有真气丹,这等能引起霍乱的重要丹药,林枫丧命也不会交出来,魔尊如此光明正大来取,愚蠢至极,难怪魔族会日渐败落”。

“那该怎么办?”。

“该......讨论这做什么,我们又不是魔修”,齐潇潇打住不说。

摊手,你先讨论的。

到了众门派送生辰礼环节,大佬们内厅走出,路祁没在其中。

钟念偷偷溜出人群,重返内厅后门,空旷厅内他一人坐着。

昨晚因她扰乱路祁回万州峰计划,今早来和林枫告别又遇见魔尊等人,迟迟未走。

“早晨为什么不辞而别?”。

小姑娘杏眼弯弯盯着他。

“回万州峰”。

“师祖……能否带我一起回去?”。

“不能,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冰冷语气快把人冻住,昨晚温存半点不存,起身往外走。

钟念抬抓住他食指,紧握不松。

纤白手指盘绕,温热指间蔓延,警告目光碰上小姑娘倔强眼神的一瞬败下阵。

僵持不下之际,景梁进来,见眼前一幕愣住,“师父......我们......走吗”。

钟念立即松手,“师叔”。

景梁:“你在勾引......我师父?”。

钟念急忙双手摇摆,“师叔误会了,师祖手指受伤,我帮他瞧瞧”。

路祁:“......”。

手指藏在宽大黑袍内,景梁看不到,警告地看钟念一眼,“敢来勾引师祖把你逐出师门”。

现在熊孩子这么猖狂?

钟念皮笑肉不笑,“不敢,若真有什么也是师祖勾引我”。

路祁:“......”。

景梁察觉到路祁微妙的情绪变化,秒变严肃脸,行礼,“师父千万别被这女弟子迷惑”。

钟念从他戒备的眼神中看出一个妖艳贱货的女人,来勾引国宝师祖。

唉!是有些小心思在勾引,但师祖不接招,小心思经常被原方不动退回,这个妖艳贱货当的很失败。

“我们回”,路祁不理会她,余光瞥一眼,擦肩而过。

擦肩短短瞬间,钟念伸小指勾住他小指,结成一个扣,他稍稍停住,偏头无奈扫一眼,强行抽走小指,宽大黑袍走过之地,带起一阵微风,最终他也像风一样消失眼前。

回青玄山钟念总恹恹欲睡,提不起精神,连续几日齐潇潇不知忙什么没来,她独自前往石岩殿,走一半感觉乏累,找一块巨石倚靠休息,晨间青玄山秀丽宁静,灵气充沛,沁人心肺。

“昨日我见师父眉心出现火焰”,稚嫩童声回荡山间。

钟念抬头,严石和景梁一高一矮站巨石之上,未发现她的存在。明知偷听别人讲话不礼貌,脚却迈不出,火焰?眼前浮现路祁眉心若隐若现的红****案。

山间清风略过,鸟鸣划破寂静。

严石紧锁眉心,“四百多年师父心绪一向控制的很好,近日怎会突然受扰”。

童音加大声量,“那天在药临府,我看见你的女弟子勾引师父”。

严石疑惑道:“念儿?”,过一会儿摇头,“就算念儿有心,也不会扰到师父,早年来山上寻师父的女子还少吗?哪个得到过他好脸色,更别提干扰”。

在药临府桃林见过师祖笑,算不算得到好脸色?如此想来她在师祖心里和其他女子不一样,钟念暗喜。

“不管何原因,我担心......他苏醒反噬师父”,童声中透出些许沧桑。

严石长叹一口气,“你我的担忧起不了任何作用,无人能帮师父”。

良久的一阵沉默。

“师兄我怕他会卷土重来......近五百年那天的场景夜夜萦绕眼前,挥之不去,那张扭曲的脸俯视青玄山,他说跟着路祁你们都要死——”,景梁的声音微微颤抖。

“师弟别怕,师父绝不会被他反噬”。

钟念鼻子一酸,竟有些感动,听出事态严重,扼杀掉溜去找路祁的想法。

早会散去,齐潇潇挽着钟念往山下走,神神秘秘地说:“师姐带你去个地方”,山下踏上飞行法器,眨眼间到万州峰北侧。

钟念环顾四周,满山草木没什么不同。

“看那”。

闻言顺着齐潇潇手指方向看过去,万州峰结界破一个洞。

“我们进去”,齐潇潇拉着钟念往里面走。

她不动,“今早无意间听见师父和师叔说话,咱们师祖身体好像出了问题,不能上去打扰,如果惹出祸端,师父不会轻饶我们”。

齐潇潇反倒来了兴致,“师叔下山必有要事......可师祖怎么会身体出问题?”,眼珠一转笑道:“师祖身体出问题,我们做弟子的应该去侍奉才对”。

钟念想去看路祁,又担心带去麻烦,犹豫不决。

“快走”,齐潇潇推她肩膀,一同进了万州峰。

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