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青玄山连续数日阴天,像一个巨大罐子压在上方,沉闷又压抑。

钟念闲来无事去藏书阁翻阅书籍,其中《仙族秘事》很像现代的八卦杂志,引起兴趣,回去阅读。

回去路上阴沉的天,下起淅沥沥小雨,她跑去山路旁一间小房子避雨,许魏然和大师兄坐房里聊天,桌面摆放一摞书籍。

“小师妹也来取书看?快来坐”,大师兄倒满一杯水,召唤她过去一起坐。

钟念放下怀中书,抹掉脸颊两侧小水珠,喝一口水,“谢谢大师兄”。

许魏然看一眼她放桌面的书,“小师妹对仙族感兴趣?”。

钟念眼看窗外,不理他。

许巍然笑,“仙族的事大师兄最了解,想知道什么问大师兄”。

“三师弟说笑,我只了解跟师祖相关的一些传言”。

钟念眼带笑意转头看大师兄,“师祖跟仙族有什么关系?”。

“师祖有仙族血统,小师妹不知?”。

钟念摇头。

“传言师祖生母是天帝女儿清瑶仙子,她下凡历劫遇见当时魔尊路一州,二人一见如故互生情愫,清瑶仙子偷偷与魔尊成亲生下孩子,天君发现时孩子已经十几岁,一怒之下派天兵天将包围魔域,决斗中杀死路一州,清瑶仙子被封在北海之下,那个拥有仙魔两族血统孩子,本是活不成的,他天资聪颖改变天君想法,留了他一命,但永不得列入仙谱”。

钟念:“师祖眉心火焰是魔?”。

大师兄:“火焰?师祖眉心没有火焰,小师妹眼花?”。

钟念回忆只有单独相处,或发生亲密行为时火焰会出现,“记错了”。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窗****云遮住阳光,雨越下越大,不知何时能停,钟念把书藏在衣袖内,准备冒雨回去。

许魏然:“冒雨回去,淋湿衣物容易生病,小师妹再等一会”。

钟念:“我不想一天被困在这”。

大师兄叹口气,“青玄山的天气全由师祖控制,最近总是阴雨连绵,不知他怎么了”。

钟念重新又坐下,“天气怎么和师祖有关?”。

“幻象术由心绪控制,心绪影响修炼者周围天气,自我入门以来,还是初次遇见师祖心绪不宁”。

钟念不由地回想那晚路祁眉心火焰和眼底的红色,陌生的样子像变了一个人,令她恐惧不安,隐约觉得他的变化和自己有关。

起身离开躲雨小房子,回房间衣服被淋湿,泡热水澡换干爽衣服,去床榻躺着休息,近日总觉得困乏,沾床就睡,睡醒头晕乎乎不舒服。

万州峰谷底草木结冰,空中飘雪,路祁席地而坐,闭目打坐,雪花散落黑袍,纤长卷翘睫毛有雪花停落。

一阵急促铃声耳边回响,睫毛颤动,眉心火焰浮现,散落睫毛上的雪花融化,双眉紧拧,片刻后路祁睁眼飞出谷底。

山顶。

景梁悬坐树干,“师父下山去找钟念?”。

路祁:“……”。

景梁从树干飞下跪在他面前,“请师父三思,还差一年时间,万不可有变故”。

“嗯”,路祁抬腿欲走,景梁双手抱住他小腿,萌萌大眼睛眨着,小嘴巴嘟着,“师父”。

路祁:“……”,撒娇?几百岁的人,你怎么好意思?

“她遇见一点麻烦,我去去就回,别担心,我会控制好他”,路祁耐心解释。

景梁搂紧不松,“那女弟子会狐媚妖术,师父每次见她都会心绪凌乱,他已经出现复苏迹象,徒弟害怕——”,眼泪眼眶打转。

路祁弯腰抱起他,摸了摸头,“因为害怕所以景梁不想长大,师父保证过去的事不会再重现”。

一起生活在万州峰近五百年,路祁一直话少冷淡,经常独自在谷底打坐修炼,有时景梁会忘记他的存在,忽然亲密倒有些不适应,脑袋坚定摇头 。

耳边铃铛响声愈发清楚,路祁放下景梁转身消失。

景梁:“……”。

钟念整个下午窝在床榻,无食欲不想动,怀疑自己淋雨染上风寒,翻出丹药吃下一颗,傍晚又昏昏欲睡。

睡梦中路祁坐床边,抬手摸她额头,衣袖触摸脸颊,丝丝冰凉触觉。

“师祖?”,钟念抓住额头的手,握紧不松,手心里凉凉的。

小姑娘抓得紧,路祁抽不出,“不舒服?”。

“嗯,不知怎么总想睡觉不愿动,昏昏沉沉睡不醒,可能淋雨受了凉”,钟念松手抱住他胳膊,脸颊贴紧贴衣袖,笑颜逐开。

“我带你去找林枫”,路祁坐床边目视前方,一只胳膊任她抱着。

钟念:梦里师祖的声音温柔似春风,一点不冷,好听极了。

双手勾住他脖子,跨|坐他双腿,鼻尖贴鼻尖,“师祖就是我的药,包治百病”,轻轻一吻。

路祁:“不愿动?”看不出来。

钟念偏头轻靠他肩膀,唇在他耳边轻说:“师祖不主动,只能我来”。

路祁:“……”。

正欲说话,小姑娘含住他的唇轻吻。

路祁心中城墙一点点被攻破,原本不放心,只来看看,未曾想……

钟念没等到回应,失落离开他唇间,却反被按住,粗暴的回应,使她快窒息,强行推开,“师——”。

他眼底红色迅速蔓延,双眸赤红,嘴角挂着奇怪的笑,手指勾起钟念下巴,“小姑娘谢谢你”。

有上次经验,钟念相对淡定大喊路祁的名字,直到他眼神恢复往常。

“师祖……是不是得了不能和女子亲热的怪病?有没有办法医治?”,梦里师祖也是这样不能靠近,看来病得不轻,钟念不敢靠近,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往后我不会再下山,你照顾好自己”。

简短一句,钟念听出慌乱,再抬眼屋内已经空空。

景梁紧随路祁离开万州峰,找师兄再议此事。

严石叹气,“你我跟随师父多年,对他性子最了解,我们应该相信他”。

“我相信师父,不相信钟念,还是想办法控制一下,等一年后师父顺利出关,那时他们再见也不迟”。

严石点头,“师弟先回去,念儿这来想办法”。

翌日早会散去,钟念被严石留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啊,最近太忙断了几天没更。开始恢复更新了

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