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火焰的秘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万州峰飞来的人影是景梁,飞落到钟念面前,脚踩大石头,视线勉强和她水平,神色淡然,少了平日那副熊孩子模样,双眸显现出时间洗礼过的痕迹,“万州峰在飘雪”。

钟念沿他的目光看过去,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原本翠绿草木变得枯黄,树枝草丛积雪堆积,往日郁郁葱葱万州峰不复存在,问道:“怎么会这样?”。

景梁抬头仰望阴沉沉的天,“整个青玄山脉的气象全由我师父心绪控制,万州峰飘雪足矣看出他状态很差,所以......暂时你不能见他”。

“为什么师叔可以,我却......不行?”。

景梁垂眸冷看她一眼,眼神在说原因你不清楚?

钟念真不清楚,坚定地看他轻轻摇头。

无声的眼神交流中景梁败下阵,“心动则神乱,来万州峰闭关为的便是静,身静心静方能化解欲,无欲则无魔”。

“心动?师叔是说师祖对弟子动心了?”。

景梁:“......”,这是重点吗?

转身欲走。

钟念拽住他,“师叔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庄姻这话么?我和师祖两情相悦,你不许我见他,一心想拆散我们”。

景梁笑道:“对我说这些无用,执意相见只会害了他”。

钟念握住他衣袖不松手,“师叔一定未对女子动过心,不明其中的感受,真对一个人动了心,不见面也会心绪烦乱,而且越阻止越乱”。

景梁不理她,径直往前走,小孩走路慢,钟念几步追过去,伸手扯住他脑后的头发,“我有重要事跟师祖说,只见一面可以吗?”

景梁:“......”,先松手,头发快被薅秃了。

钟念意识到熊孩子眼神不对,立即松手露出标准假笑。

景梁手一挥原地消失。

“我不是有意的,师叔别走.......”,想说的话一字未说出来,耳边全是“汪汪汪”的声音。

嗯?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快步跑去河边,低头见水中倒影,直接飙脏话,熊孩子把她变成一条疯狗,控制不住想狂叫和咬人,牙齿严重地包天长相极为丑陋。

忽然理解齐潇潇被变乌龟的心情,想弄死熊孩子。

师叔的幻象术仅能维持一天,钟念远离院落,躲到草丛中,准备等变回人身再回去,无法控制的狗叫没给她这个机会,很快引来一群弟子。

众人手持法器围着她。

“哪来的疯狗?”。

钟念抬头,周围的人全是大师兄徒弟。

疯狗你妹,我是你师姑。

“汪汪汪”。

“师哥离远点,小心疯狗咬你”。

钟念:“......”,生无可恋.jpg

你们开心就好,别管我死活。

耳边传来稚嫩的孩童笑声,是狂笑,笑到直不起腰那种。

钟念好气,对面前众人一通乱叫。

“赶快杀了这只又丑又疯的狗,别让她咬伤人”。

竟然敢说师姑又丑又疯,钟念张嘴咬住说话弟子的裤脚。

“我稍走一会,你们便偷懒,嗯?”。

闻声众人自觉散开,那弟子晃动腿试图甩开她,甩不掉开口道:“师父,这有条疯狗”。

“疯狗?”,大师兄蹲下身,细细打量一番,狗前爪系着一颗小铃铛,手指在狗额头虚点,笑颜逐开,又向地面轻点,钟念被装进笼子,“我来处理,你们快回去修炼”。

众人离开,大师兄肆意笑了一会,“虽没办法帮你解除师叔的幻象术,但这笼子可控制乱叫乱咬,你在此安心睡一觉,明早变回真身笼子会自动消失......放心,我不会把此事告诉别人”。

钟念:“......”。

大师兄嘴角挂笑,双手背身后,往徒弟们的修炼厂走。

钟念闷闷吐一口气,折腾一天有些累,笼子里暖暖的很快入睡,醒来时已变回真身,往回走路中胃里翻江倒海,昨晚没吃东西,吐不出什么东西,干呕一阵。

初次有怀孕的感觉,不太美好。

她没回房间,先找大师兄道谢,“昨天......谢谢大师兄”。

“小师妹怎么会惹到师叔?”。

“我......有事想去万州峰找师祖......他不许我去”。

大师兄抬头看一眼灰暗天空,“师祖近来状态不好,轻易别去打扰,况且师父不允许我们私自去万州峰”。

“师祖为什么闭关?”,钟念喃喃自语。

“估计跟五百年前有关,师祖的事林枫掌门最了解,但不会与咱们说,师父也不许咱们乱问”,稍稍停顿,自言自语道:“千万别出什么乱子,重建后的青玄派刚刚恢复生机,经不起任何折腾”。

林枫和师祖自幼一起长大亲如兄弟,肯定知晓师祖的秘密,去万州峰见他也比自己容易,钟念豁然开朗,冲忙告别大师兄。

回房给林枫写信,将怀孕之事如实说来,第二天收到药临府邀请。

严石见她近来身体不适,又担心她偷见路祁,收信后立刻派人送钟念去药临府。

林枫亲自出门迎接,备好饭菜与她一同享用。

钟念无心吃饭,开门见山,“我此来为两件事,还请林掌门帮我解惑,第一件事成年男子对女子动心,思念之情扰的心绪烦乱实属正常,为何师祖不行?”。

林枫独饮一杯酒,不慌不忙,“你们已有孩子,作为妻子也应了解他的过去”。

“我知道师祖生母是仙子”。

林枫夹一口菜,点头,“清瑶仙子是天帝独女,自幼捧在手心里长大,可惜她偏偏心悦魔尊,偷偷与他交往,后来清瑶仙子怀了双生胎,其中一个胎儿吸收掉大部分母体养分,另一个出生便奄奄一息被送来药临府,我父亲救活了他。自幼寄养在别人家,得不到父母的关爱,路祁心智比同龄人成熟,他隐忍,喜怒不形于色,小小年纪把一切看得通透,水至清则无鱼,活着还是迷糊一点比较快乐......像你这样”。

钟念:“......”。

“他这人心间有座城,那城的围墙高耸坚硬,少有人能走进去,或许你意外的闯入,让那城有了色彩,清水里有了鱼,方才使他失控乱了心绪”。

最需要父母的年纪得不到关爱,对孩子来说非常残忍,钟念经历过深有感触,跟路祁相反,她没闷在心里,全部表现出来,少年钟小姐叛逆,张扬无所畏惧。

正因感同身受,所以心更疼。

心口闷闷的,像堵着一块石头。

“师祖有个双胞胎兄弟或姐妹?”。

“那人不提也罢”。

“师祖眉心出现火焰,双眼变赤红,因为体内魔族血统?”。

林枫摇头,“没遇见你之前,路祁自控力极强,体内魔性早已清掉。早年有恶人趁他不在山上,放真火毁了青玄山,为防悲剧重现,他将恶人的灵魂封禁体内,五百年内可净化掉恶人的魔性,所以需心静神宁,稍有差错会被反噬成魔”。

“眉心火焰是恶人的真火之术?”。

“嗯”。

“这样的人怎么不直接杀了他?”。

林枫笑而不语。

钟念又问几个相关问题。

“莫急,有些事以后他会亲自知道你,说说你的第二件事?”

计划中第二件事见师祖,亲口告知怀了他的娃,但现在不想见,不想说了,如果师祖被反噬,真火之术重现,青玄派乃至整个修真界都有危险,如大师兄所言青玄派再经不起折腾,她不能因为私欲害了整个门派,一年说快也快。

“谢谢林掌门解惑,钟念已没有第二件事”。

林枫笑笑,“他没看错人”。

谈话间小师兄急冲冲来寻钟念,“师父叫你马上回去”。

告别林枫,与小师兄回去,“师父找我什么事?”。

“不知,但很急”。

钟念下了飞行法器,石岩殿外深吸一口气,忐忑推门而进,严石端坐长椅等候。

“师父急唤我回来,可有什么事?”。

严石面沉如水,声音冰凉低沉,“你怀了师祖的孩子?”。

钟念默了半晌,“是谁......告诉师父的?”。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都以为来的人是师祖对不对?别急哦,师祖很快会知道的

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