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穿书)怀了师祖的娃

精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隔日许魏然送来绘画的纸笔,叮嘱她烦闷时用来解闷。

钟念手握笔的一瞬熟悉感戛然而生,五岁起学画,国画、油画……全部接触过,童年时用绘画打发时光,少年时每每心情不好会去画室,静坐几个小时,心无杂念完成一部作品,乱怕静,静心过程中烦乱会自动消失。

许魏然送来的绘画用品,陪钟念度过一段宁静时光,殿外花草鸟兽,一一出现在纸上,活灵活现。

过了些时日。

蒋意摘一些新鲜果子送来,放下野果,悄悄走近钟念,拿起散落桌边的纸,“画的很像,小丫头厉害呀!”

闻言钟念回头,“大师姐什么时候来的?”

蒋意随手拉起椅子坐下,“刚到,我在外面摘了些果子”,弯腰拿出一个递给她,“我看书上说多吃些果子对孩子好”。

钟念接过她手里果子,张嘴啃一口,酸酸甜甜味道不错,露出笑容,“谢谢大师姐”。

“别跟我这么客气,听着怪别扭的,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蒋意抬起一条腿,脚踩另外一张椅子,坐姿豪放。

蒋意长得不差,但平时不拘小节,行为豪放,喜欢扮男装,缺少一点女人味,钟念萌生一个念头,“大师姐坐好,我来帮你画像”。

“我……不画”。

钟念按住她肩膀,“画一次嘛,先化妆”,拿出眉笔帮她画眉,重新换一个发型,站她面前审视一番,颇为满意地点头,“坐姿端庄一点,我很快画好”,指间的笔在纸上跳舞,窗外微风吹进,蒋意如瀑的发丝随风微微飘动,一个静坐,一个静画,屋内安静无声。

“小师妹”,齐潇潇打破安静,站门口愣住,随后大步走进来,扯过钟念的画,“你为什么给她画像?”

想画就画了,哪有为什么,钟念无语,抬手去拿回画了一半的作品,齐潇潇手快把画藏在身后,“近来你和她走的很近”。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师父命两位师姐轮流来陪,谁来和谁闲聊几句解解闷,初次与蒋意近距离接触,虽对她改观不少,但没有过分亲近,钟念略无奈,懒得解释,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齐潇潇追问,“被我说中了,心虚不敢说话?”。

女生间吃醋妒忌,不比恋人少,三人的友谊本身很难平衡,总会出现倾斜问题。之前钟念跟蒋意是生活在同一空间的两条平行线,互不干扰,淡如水的同事关系,这段时间因为有孕联系一起,情意说不上多深,日常相处觉得蛮舒服。

原本没什么,齐潇潇这么一闹,倒好像自己错了,钟念转身看窗外,深吸气保持平静。

蒋意怒瞪她,没好气道:“有病去药临府,少在这撒泼,谁规定小师妹只能和你走得近?”

“小时候她就和我走的亲近,某些人一定嫉妒的发疯,才趁机接近小师妹”。

蒋意冷笑,“心脏,看见的东西也丑陋”。

齐潇潇不屑地看她一眼,展开手中画像,讪笑,“某些人长得丑,涂再多胭脂也无用”,边说边撕碎画像。

蒋意抬手没抢到,“有气冲我来,别破坏小师妹的作品,想吵架咱们去外面,别在这惊扰孕妇”。

齐潇潇再次愣住,甩掉手中破碎画像,上前扯住钟念衣袖强行把她转过来,目光落在微微隆起的小腹,“那碗药你没喝?”,自嘲一笑,“钟念你居然骗我”。

“几次开口都没有机会说,那天你走后,我一个人想了很多,孩子来了是缘分,我无权剥夺她看世界的权利,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不管未来如何,我会尽力把她养大”。

齐潇潇张了张嘴,没说话,红了眼眶。

钟念拉住她的手,“谢谢二师姐的好意,路是我自己选的,无论以后怎么样,念儿对二师姐都心怀感激”。

“呵……用不着”,齐潇潇甩开她,径自往门外走。

钟念抬脚半空停留片刻,又落地,追过去又如何?齐潇潇认为这是欺骗,正在气头,三言两语难解释清楚,稍有差错使她更气,过几天气消消再看。

“小师妹别和她一般见识”,蒋意叹气,“小时候她就这样,希望全派人都围着她转,看不得师兄们对我好,如果哪个师兄多跟我说一句,她立刻找我麻烦,别为她气坏身子”。

钟念笑笑,“大师姐也一样,二师姐就这样的性子,你也别跟她生气”。

蒋意:“生气?我已有了抵抗力,不然早被气死,你休息一会儿,画像下次再画”。

钟念独坐窗前,手托腮望向远处,心口有点闷,正当失落之际,腹中胎儿伸展拳脚,踢走母亲的阴霾。

她笑着低头,喜悦难以言表,掌心抚摸腹部,“你在动吗?”。

胎儿好似能听懂一样,极为配合又动一下,钟念晃动手腕铃铛,“师祖宝宝会动了哦”。

铃铛在水中晃动发出的声响,激起水花翻滚的水声,掺杂在一起,连续不断传进路祁耳中,站立万州峰山顶,眺望远处石严殿。

自从收到小姑娘信后,传来的铃铛声与以往不同,他不安,但没有心乱,像石头投入湖中的瞬间会激起一阵涟漪,等石头沉入湖底,湖面归于平静,便再难泛起水花。

不安引不起身体异常,却使人食无味,夜难眠。

夜深路祁仍然站山顶眼望石岩殿,良久,终还是往石岩殿飞去。

侧殿。

小姑娘睡得香甜,两只手臂露在外,稀薄月光中白的发亮,他轻轻掀起被角把微凉的胳膊放进被中,手反被钟念抓住,“师祖是你吗?”。

“是我,睡吧”。

钟念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揉了揉眼睛,低声呢喃,“又在做梦?”,低头看掌心握的另一只手,沿着手掌向上看,视线最终落在他的薄唇,上身前倾,轻轻一吻,熟悉微凉触感。

回身,不是梦。

短暂喜悦很快被忧虑覆盖,盯他眉心看一会,火焰没出现,“嗯?火焰怎么没出现?我可以碰师祖了?”。

微光中路祁嘴角浅浅一弯,很快恢复平直,“尘埃落定,接受结果,心难再乱,最怕飘摇不定的迷失”。

钟念双手勾住他脖子,“接受什么结果?心悦于我?”。

路祁不语。

“不说话等于默认哦,现在我可以亲你了么?”,话音刚落,唇已经堵住。

路祁吻得很深,像要把她融进体内,相爱之人唇舌交融,欲难控。

钟念感受到他的变化时,猛然想起怀孕的事,强行推开,“师祖现在不能碰我”。

路祁:“......”。

铃铛和水声掺杂的声音指引他手摸向钟念腹部,掌心感受到鲜活有力的心跳,“多久了?怎么不告诉我?”,冷静的嗓音中,无人能听出那些微小颤抖,复杂难言的神色融进茫茫夜黑,喜悦也忧虑。

“我......见不到你”。

小姑娘委屈的眼神惹路祁心疼,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对不起,师祖不好”。

钟念抬手捂住他嘴巴,“不许胡说,师祖最好无人能比”。

“念儿,委屈了”。

钟念埋头在他怀中蹭了蹭,又在他唇间亲了亲,“师祖一直对我冷冷的,忽然这样弟子好不习惯,师父他们对我很好,我会好好把小宝生下等你出关,不用担心”。

路祁没说话双臂抱得更紧。

“师祖今晚别走,陪我一起睡”,钟念拉着他躺下,头枕臂弯,把他另一只手放入自己腹部,“小宝给爹爹动一下”,等了一会儿没反应,又道:“小宝可能睡了,师祖手放这里等,说不定过一会,会动”。

“好”。

“师祖小时候肯定是个乖孩子”。

“嗯”,小男孩调皮是天性,他也一样,不过寄人篱下,克制罢了。

“我猜小宝会和你一样乖”。

“不要乖,开心就好”。

钟念:“.......”。

“师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我们的,都喜欢”。

钟念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扬起下颚贴近他脖子狠狠地亲一口,“留下印记,你明天怎么对师叔说,他和师父还不知道我们可以见面”。

“不说”,路祁心不安,夜间来偷偷瞧一眼,未曾想小姑娘会醒,虽没发生异常,但还是少见为妙。

说起景梁,钟念想起五百年前的惨案,疼心那些被真火烧死的弟子,更心疼心疼活下来的人,他们终其一生要背负这段往事前行,“我们见面真的没关系吗?弟子担心师祖眉心的火焰又会出现”。

“嗯,以后无事不会再见,如果念儿有事,摇晃手腕铃铛我便会出现”。

钟念摇晃两下,心道:小铃铛果然是通信设施。

“有事我会找师父,师祖安心修炼,千万别被恶人反噬”。

“别找严石,来找我”。

“我怕.......影响师祖”。

“不会,千万修士的命重要,念儿安危更重要,不可有丝毫损伤”。

“师祖.......呜呜呜”,这狗男人平时清冷禁欲的要命,说起情话来又把人心拿捏的死死的,钟念搂紧他,像只小猫躲在怀中。

谈话之际,腹中胎儿动了一下,“小宝动了,师祖摸到了吗?”。

“嗯”,路祁贴在她腹部的手,不受控的微微抖动,心跳随之加速,小姑娘腹部鼓起的包是新生命的力量,是他的孩子,生命的力量和神奇,难以言喻。

这夜 ,路祁彻底失眠了。

有前几次睡醒不见人影的经历,钟念几乎一夜未睡,守在他身边。

二各自人闭目 ,看似在睡觉,实则都无眠。

窗外天色微亮,路祁起身下床,钟念抓住他,“师祖要走了?”。

“嗯”。

“再陪念儿待一会”。

路祁回头冷眸瞥她一眼,“莫胡闹”,转身消失殿内。

“照顾好自己”,冷淡无感情的声音回荡殿内。

钟念:“........”,白天和夜间差距这么大,师祖是精分吗?

阅读(穿书)怀了师祖的娃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