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第 1 章

韫玉裸着身子,脸色惨白坐在宽大柔软的床上,这一切实在太难以消化。

韫玉做了匪夷所思的梦,梦见死后身处怪异地府,被阴差扶着跌跌撞撞扔进奇怪房间里,里面有个身材高大穿着古怪的男子,他压着她,有着宽阔的胸膛和结实漂亮线条的腹肌,颠鸾倒凤的春梦。

韫玉再次醒来时,全身上下犹豫马车碾过一般,酸疼难忍,她撑着身子慢慢坐起,环视四周,茫然无措。四周雪白的墙壁,巨大华丽的壁画,身下柔软丝滑凌乱的床铺,床上犹如梅花的血迹,头顶上方璀璨夺目的水晶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一切,她明明不该认识这些东西,脑中却清晰的呈现出它们的名称。

这具身体与她同名同姓,都叫韫玉,今年二十一岁,是华国帝都传媒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再有一个月要毕业。原身家中有些穷,供她读完大学便要努力找工作。最近同学都忙着毕业论文和工作的事情,班长是富二代,提议毕业在即举办个毕业班会,他掏钱,不需要同学们凑班费,大家都去,原身迫不得已也跟着去了。

去的地方叫唐顿会所,是个很高级的私人会所。

韫玉麻木的把衣服穿好,纸条顺势塞进口袋中。

对于重新活着和失去的清白,她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伤心。

走出唐顿会所,韫玉眼都不眨的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川流熙攘,快速移动的铁皮车,宽阔四通八达的大路,心里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这就是两千年后的繁华都市吗?

她亦香消玉损。

…………

第1章

宋静静是原身的好友。

“方才你是与何人通话?”那通电话里提到把她送进1206房间,显然电话里的那人也有参与这件事情,这个葛晴把她送错了房间,送到了1260房间,正好跟1206对门,她离开房间时看过一眼。

韫玉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却知晓这里不能久留,她忍着身下痛疼不适的感觉走到沙发前,沙发上放着她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衣服上面有张纸条,“对不起,我会负责。”下面留着一串手机号码,字迹骨气劲峭。

她依照记忆中的印象去到地铁口,挤进人头攒动的大铁皮车里,她小心翼翼的挪到里面,心情真是复杂极了。

回到传媒大学天都黑了,她站在大学校区门口好一会儿,慢慢朝着宿舍走去,帝都传媒大学的宿舍环境极好,四人一间,走到宿舍门口正想推门而入,里面传来压的极低的女声,“真的送到房间里去了,我没骗你,1206房间?肯定是的送到1206房里去了,我骗你做什么呀,你也知道的,我最看不惯她那一副高傲的模样,什么?那人说没碰到她吗?可我真的把人送进房间里去了。”

到底多大的仇恨,让她们心肠歹毒成这样,如此残害自己同学。

葛晴觉得韫玉说话奇奇怪怪,又想起自己做的事情,哪儿敢让人知道,恼羞成怒道:“你再说什么?我哪有打电话,刚才忙着写毕业论文。”说着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转身就想离开。

韫玉头疼欲裂,这具身子没有任何修为,她甚至不能开天眼看看事情经过,但是她占了韫玉的身子重新活过来,也该帮她了结这一桩因果,“葛晴……”

葛晴听到声音回头,有些不耐烦,正想问一句喊她干什么,却发现韫玉冲着她比划了个奇怪的手势,慢慢垂下手臂,脸色就白的跟纸一样,她心里不安,忍不住骂道:“神经病啊你,你比划我干什么?”

“你自会知晓的。”韫玉说完这句倒在她的床铺就睡下了。

这身子没半点修为,她强行施法的后果就是精疲力尽,彻底昏睡过去。

葛晴站在旁边气的脸都绿了,咬牙切齿的暗骂道:‘也不知高傲个什么劲儿,昨天晚上还不是被肥头大耳的老男人压在身上折腾了一晚上,我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资本傲气,神神叨叨的,有毛病!’

骂完,葛晴不知为什么觉得宿舍里冷飕飕的,宿舍也没开空调,怎么回事?她四周看了看,心里发慌,扯过外套出了宿舍。

…………

韫玉是被人叫醒的,“小玉儿,小玉儿快醒醒……”

“放肆……”韫玉皱眉,这人好大的胆子,她睁开眼睛,对上一脸惊恐圆圆脸的姑娘,圆圆脸姑娘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玉儿,你没事吧?你你,说什么?”

这是宋静静。

韫玉脑中立刻冒出这圆圆脸姑娘的信息,她揉了揉额头,“静静啊,我无……我没事,刚才做了个噩梦。”她文绉绉的说话习惯要改改,她不想被人当做异类,她想融入这个新时代,她惜命,好不容易得来的新生她会珍惜。

宋静静把手中提的东西递到她面前,“我给你带了晚饭,昨天晚上你跑哪儿去了?我今天早上才发现你没回宿舍,打了你十几个电话,你都没接,给我担心的,还是隔壁的珊珊给我打电话说看见你回来,我就给你带了晚饭回来,你先吃吧。”她见韫玉脸色苍白,担心道:“小玉儿,你真没事吧?”

韫玉摇头,也不吭声,打开饭盒,里面是份炒粉,她吃了一半胃里不太舒服,这个时代空气土地污染严重,灵气匮乏,食物不好吃她也能理解,可实在吃不下,身上还黏糊糊的,她放下炒粉取了睡衣默不作声的进了洗手间。

宋静静一脸担忧的看着好友去洗澡。

韫玉站在洗手间的盥洗镜前,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眉眼和她有五六分相似的面孔,她没料到韫玉和她长的如此像,身高也差不多,只是韫玉的皮肤要差些,人也太瘦了些,就连头发都有些枯黄。她上辈子贵为福玉公主,吃穿用度都是最精细的,被养的细润如脂,容貌娇艳。

何况她还有个灵气充裕的灵泉,想起灵泉,韫玉闭眼叹息,脑中却浮现出一口墨绿色古井,井中色如浓墨,泉水翻涌,喷流不息。韫玉睁开眼,有些呆滞,这灵泉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时代?

这灵泉是她还是福玉时,那会儿才三四岁的模样,父皇送了她一颗墨珠,那墨玉珠子色泽浓郁,细腻温润,浓郁的仿佛要滴下油脂一般,她极喜这颗墨珠,整日戴在胸前,有天顽皮,摔破额头,流了不少血,血滴落在墨珠上,墨珠不见了,她不知道怎么就多了这样一口满是灵泉的墨井。

这件事情吓的她病了一个月,谁也不敢告诉,慢慢的她却发现自己能够看到天地之间的气,灵气,元气,紫气,金气,煞气……开始学习玄学五术,有这口灵泉,她学的非常快,她帮助过许多百姓,得百姓爱戴,最后为大魏朝甘愿以身为阵,放掉满身鲜血活埋在龙脉断裂之处,那时候她真的好痛好痛,蜷缩在棺材中,渐渐流干的血迹,无边的黑暗……

韫玉深吸口气,甩开脑中深入骨髓的恐惧,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发现身上布满吻痕,她变了脸色,拿着睡衣进浴室里洗澡,把身上仔仔细细的搓了遍,洗到身上发红才住手,最后用墨井里的灵泉兑了盆温水,把身上擦拭一遍,这灵泉蕴含满满灵气,仅仅是兑水擦拭身上的酸疼和吻痕都消散不少。

洗好后,韫玉没出去,坐在马桶盖子上,抱着双腿蜷缩身子,悄悄的哭了,“父皇,母后,玉儿好怕啊……”

新的世界,她怕自己适应不了,也想念大魏朝的家人。

她在浴室里待了一个小时,直到外面传来砰砰的拍门声,“韫玉,你到底要洗多久,还让不让别人洗了?能不能别那么自私?”是葛晴的声音。

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宋静静跑到浴室门口道:“葛晴,你能不能消停会儿?平日里就你用浴室的时间最长,你哪天不是要洗一个多小时?小玉儿就今天用的久点,你催个屁啊!”

“宋静静,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还有个弱弱的声音劝架,“你们别吵了。”这是另外一个室友,朱佳佳。

韫玉穿好衣服推开门,葛晴和宋静静吵的厉害,她扯着宋静静衣服到房间里,“静静,别同她吵,过来吧。”

两人回到房间里,朱佳佳叹口气跟在身后。

宋静静气的脸蛋发红,韫玉给她倒了杯温水,悄悄从指间滴落几滴清澈透明的灵泉到杯中,递给宋静静,“喝些水早点休息,你明天一早不是还要去应聘吗?”现在五月半,再有半月,就要离校,大多数同学已经开始面试找工作了。

宋静静接过杯子,把里面的温水一饮而尽,这水甘甜,入口后她觉得小腹处暖洋洋的很舒服,就连刚才压制不住的怒火都消散去,她舒服的叹息声,“我不跟她吵,我去珊珊宿舍洗澡去,待会儿早点睡,希望明天的面试能够成功,小玉儿,你也早点睡,你不是说想去京城晚报面试吗,加油!”

韫玉心虚的嗯了声,真正的韫玉学的新闻系,成绩优秀,打算去京城晚报面试,那是个很优秀很出名的报社,极难进,若是原来的韫玉,很有可能应聘进去,可她不是真正的韫玉,她只是个娇生惯养会些玄学的福玉公主。

宋静静抱着睡衣高高兴兴去隔壁浴室蹭澡。

韫玉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跑去倒了杯水滴了几滴灵泉进去,一口喝干净,睡到床上,闭目修炼。

她不是韫玉,她想清楚了,她不适合做记者,也不太想待在这个大都市里,只是一时半会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打算继续修炼玄学,以后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好像也能养家糊口的。

灵泉的灵气太浓郁,这具身体没有任何修为,喝太多她怕扛不住,只能慢慢适应。

夜里十一点,宿舍关灯,大家都睡下。

寝室里安安静静,韫玉引着灵气慢慢润养周身经脉。

葛晴也早早睡下,只是刚睡着就被噩梦缠身。

同学们很拘谨,在里面吃过饭开了间大包厢唱歌,原身喝了一杯果酒没多久便昏死过去。现在想来,那果酒怕是被人下了药,原身对这种药物过敏,心脏停止跳动,她就成了现代的韫玉。那会儿她混混沌沌身体发软,以为是到了阴曹地府,她误以为的阴差也只是她的同学,她被送到楼上的房间,那颠鸾倒凤的春梦也是真的。

韫玉是大魏朝的公主,至尊至贵,自出生被册封福玉公主,受万千宠爱,锦衣玉食,柔弱娇贵。她自学玄学,天赋异禀,精通玄学五术,得大魏朝所有百姓爱戴。活到二十年华这年,福玉算出大魏朝大限将至,发现龙脉被断,以一身修为心血肉身补在龙脉断裂之地,保大魏朝百年安康。

这里不是地府,是唐顿会所的房间。

她不再是大魏朝的福玉公主,她没有去阴曹地府,没有去投胎,她成了两千年后华国一位与她同名同姓的姑娘。

韫玉听不下去了,抬脚把宿舍门踹开,里面的人回头看见是她,脸都白了,急忙挂断电话,“韫玉,你回来了,昨天你跑哪去了?宋静静找了你一天,你没事吧。”

“我去哪里你岂会不知道?”韫玉直勾勾盯着她,这人就是她以为的阴差,给她下药把她送到房间的同学,葛晴。

葛晴捏着手机,眼神闪闪躲躲,“我怎么知道你去哪里,昨天同学会,大家都忙着喝酒唱歌,离开时才发现你不见了,大家以为你困了先回寝室睡觉,早上醒来才知道你没回,宋静静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还出门找你去了,你快点给她回个电话吧。”

不知过去多久,房间角落传来奇怪的歌声,韫玉僵硬的转动脖子,朝着声音来源望过去,那是她这具身体的外套里传来的,应该是个叫做手机的东西,她没打算接听,她现在六神无主。

手机响了好一阵才停歇。

阅读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