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阮小冉厉封爵》
阮小冉厉封爵

第951章 谁才是瑾儿

“杨雪?”

皇权帝听到这个名字,隐约间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不过。

这跟他预想中的又有些出入。

怎么会叫杨雪?

难道不该是夏岚歌吗?

毕竟如今夏岚歌身上跟瑾儿相似的地方太多了,几乎很多相关者都觉得她就是他们失散20年的女儿皇权瑾。

结果现在沐婉晴却给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来。

她到底是在撒谎,还是说的事实?

皇权帝无从查证。

因为也有可能是沐婉晴已经得知他们跟瑾儿接触过,所以才专程使了这样的障眼法,想要混淆视听,如果沐婉晴真的那么恨他的话,给他假消息是完全有可能的。

皇权帝还没有傻到对一个恨自己的话照单全收。

但沐婉晴现在提出来的杨雪,也引起了皇权帝的兴趣,如果这女人真的重新给他找了个冒牌货,想要证明她身份的手段也多得是。

所以。

不管沐婉晴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想见见那个杨雪。

皇权帝的视线在周围环视一圈,开口淡声道:“刚才你说这是杨雪曾今住过的地方对吧?那现在呢?她人又在哪里?”

“……”

沐婉晴听皇权帝称呼的“杨雪”而不是瑾儿,就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

不过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皇权帝生性多疑,如果能让他轻易相信,反倒有问题。

所以沐婉晴只是耸了下肩膀,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皇权帝一听,视线又落在沐婉晴身上,蹙眉道:“你不是知道瑾儿的下落吗?既然你说杨雪是瑾儿,那你难道不该掌握她现在的行动踪迹?”

“呵呵。”

沐婉晴笑了一声,说:“皇权帝,我也不是神,还没那么神通广大。”

“……”

“没错,我的确每年都会让人来查看下瑾儿的情况,她一直待在这儿,我也挺放心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年让人过来调查的时候,却发现她失踪了。”

“失踪?”

皇权帝听到这个字眼,眼皮一跳。

“没错,失踪了。”

沐婉晴点头应了一声。

她双手抱着手臂,敛着眸淡声叙述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亲自跑到龙国来?明知道你也来了的情况下,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

“本来我是一年来看一次,但得知你们来了龙国,担心你们发现她的踪迹,所以就提前过来打算将她带走,谁想到到了这儿以后,却发现她人不见了。”

“……”

“我现在也在调查她的去路,也去问过收养过她的孤儿院,不过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

皇权帝听完了沐婉晴的话,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不知道去哪儿了?

孤儿院?

他眼神倏地一下变得凌厉起来,沉声道:“你将她带出来后,就一直将她寄养在孤儿院里面?”

开什么玩笑?

他皇权家的小公主,竟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沐婉晴说的是真是假,但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可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皇权帝就有种难言的愤怒还有暴戾。

这些事要是让筝嬅知道了,不知道她会多伤心难过。

他死死地盯着沐婉晴,咬牙继续道:“沐婉晴,你的心够狠!”

“……”

看到皇权帝周身散发出来的阴戾之气,以及那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架势,沐婉晴没由来的感觉一阵悲凉。

虽然这些都是她的计划。

但一想到皇权帝竟然真的那么不信任她,觉得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她还是蛮难过的。

曾经的她也单纯过。

到底是谁将她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这个男人真的一点都没数吗?

好恨。

心中的愤怒跟不甘几乎要扩散至全身。

沐婉晴眼底酝酿着滔天的恨意,她的手放在沙发的靠背上,指尖狠狠地嵌入沙发中,几乎要将上面捅出几个洞来。

半晌。

她才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随后又抬头冲皇权帝挑衅地笑起来,说:“我狠?皇权帝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要不是我,皇权瑾早就死了!”

“……”

“车祸不是我造成的,是因为你自己犯下的孽太多!”

“……”

“瑾儿之所以会遭遇那些事,都是在替你这个父亲还债!要不是我出手,她哪能多活20几年?你说我狠?哈,怎么不说你这个当父亲的对不起她?”

“那你也不该将她放孤儿院!”

皇权帝硬声道。

“我为什么不能?”

沐婉晴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情绪因为皇权帝的三言两语又再次破功。

她情绪激动起来,死死瞪向皇权帝,恨声道:“我救她已经是仁至义尽,难道你还想让我好吃好喝供着她?别做梦了!我凭什么对她那么好?她又不是我生的!”

“……”

“让她待在孤儿院活着就不错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

皇权帝见沐婉晴情绪这般激动的模样,心中却有着另外的心思,一般人在情绪激动或着是发怒的时候,是很难保持理智的,说话也容易出现漏洞。

但是沐婉晴这般愤怒的情况下,还是口吻一致。

难道。

她真的将瑾儿放在孤儿院了?

那岚歌身上跟筝嬅那么多的相似点又是怎么回事?

皇权帝心中存着疑惑,他不动声色,继续道:“所以你就让本应该被捧在手心的孩子过着无父无母的生活,甚至长大了还只能住在这种破旧的小屋子里面?”

“……”

沐婉晴冷着脸,说:“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将她带出来后,从未出现在她的面前,也不曾干涉过她的生活,最后过成什么样,都是看她自己。”

这是实话。

因为皇权帝的人盯得很紧。

沐婉晴若是经常跟皇权瑾来往,一定会将他们的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所以。

沐婉晴当初将孩子交给夏榛铭以后,几乎就没有再管过这个孩子,如果发展全凭她自己。

但到底身体里还留着皇权家的血脉。

那个孩子从小优秀到大,再因为夏榛铭的偏爱,她的日子过的其实并不差。

只是这些事,沐婉晴这辈子都不会告诉皇权帝。

“……”

皇权帝听后,再次沉默。

他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在屋内扫了一圈,发现里面还保持着居住过的痕迹,就好像主人只是出去散个步,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而且看里面的积灰程度,应该已经失踪小半年了。

看到这儿。

皇权帝的眼神顿时又变得凌厉起来。

为什么会失踪?

看这个状况,应该不是本人自愿离开,而是被人劫持了。

而且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沐婉晴就算是想要造假,难道从半年前就设计了这一切?

他们是这半个月才跟岚歌见面的,看这个情形,不像是为了混淆视听专门做的。

劫持了杨雪的人,应该另有其人。

皇权帝不相信沐婉晴的话,但也觉得有必要调查清楚这个杨雪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设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沐婉晴说的是真话。

他如果不调查,或许真的会彻底失去自己的女儿。

“……”

沐婉晴也在观察皇权帝,她知道这个男人又在打什么算盘了。

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扬气一抹弧度,冷笑地说:“真相我已经说出来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离开?”

皇权帝闻言,又抬眼看了沐婉晴一眼,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嗤笑一声,说:“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的踪迹,你觉得我会轻易放你离开?”

沐婉晴挑眉,说:“我说过了吧,当初制造车祸的人不是我。”

“但带走瑾儿,让她跟我们分开20年的人却是你。”

皇权帝强调。

他缓缓走到沐婉晴面前,鹰一般锐利的双眼中带着一抹冷意,道:“不过,我可以放过你,但只要你将当初那个制造车祸的人说出来就行。”

刚才沐婉晴已经说过,是她认识的人。

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如今还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他必须将那个人揪出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

沐婉晴冲皇权帝挑衅一笑,说:“堂堂的皇权家,关系网遍天下,想要找出个内鬼还不容易?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到底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人给不给力了。”

“……”

皇权帝死死地盯着沐婉晴,眼底浮现出一抹隐隐的杀意,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怕啊。”

沐婉晴歪头一笑,反问道:“不过我怕难道你就能放过我?”

“……”

“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从我落到你手里开始,我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如果你不想我继续活下去,现在就可以了结了我的性命。”

“你以为我不敢吗?”

在沐婉晴的话音刚落下时,皇权帝就伸手死死扼主了沐婉晴的脖颈。

“呃……”

沐婉晴脖子再次被扼主,她轻吐了口气,然后就再次闭上眼,像是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不过。

这次皇权帝并没有怎么用力,就又放开了她。

沐婉晴见皇权帝转身朝外走去,她摸着脖子紧紧盯着他的背影,出声问道:“怎么不杀我?我将瑾儿带走了20年,你应该恨透我了吧?怎么?难不成事到临头你突然舍不得了?”

“……”

听沐婉晴这么说话,皇权帝又停了下来。

他侧目冷淡地扫了沐婉晴一眼,说:“我不杀你,只是因为当初车祸你救下了瑾儿的命,而且你还有利用价值,在没榨取完你最后一丝价值前,我可不会让你简单死掉。”

说完。

皇权帝就离开了公寓。

“……”

虽然沐婉晴已经看不到皇权帝的身影,但她还是紧紧盯着他离开的方向,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呵呵……”

所以她能活下来。

仅仅是因为当初她没有一念之差杀了瑾儿,而是救了她吗?

说到底。

他还是为了皇权瑾才对她手软的。

而他对她,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情谊。

想到这儿。

沐婉晴便忍不住满心苍凉。

为什么事到如今,她看到这个男人时,心脏还会忍不住隐隐揪痛,为什么过去了20年,却只有她一个还在纠结着过去的是是非非?

都是因为皇权帝。

是这个男人将她变成了她最恨的模样。

她毁了她这辈子。

所以她如今必须要让皇权帝付出应有的代价!

两个保镖将沐婉晴扣住,带离了这栋公寓。

在走出公寓大门的时候,在上车之际,沐婉晴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站在街道的夹缝,因为视野问题,皇权帝的人很难发现他,那人就这么看着沐婉晴,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虽然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但还是忍不住担心,怕发生意外。

而沐婉晴也只是冷冷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就好像是无意间瞥到一般,很快就将视线移到了别处,然后跟着皇权帝的下属一起上了车。

等车子开走以后。

男人才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的眼中充斥着无法散去的担忧之色,冷峻的面容上满是复杂的情绪。

这时。

一名下属走上前,低声问道:“韩先生,教授这样被抓去不会有事吧?要不要派人盯着?”

“不行。”

韩君笙淡声道:“皇权帝的部署很严,贸然接近会引起他的怀疑。”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下属问。

“什么都不做。”

韩君笙平静地说。

因为皇权帝是个很多疑的人,他们插手的痕迹越多,就越是会引起他的怀疑。

所以。

沐婉晴并没有直接安排一个冒牌货充当皇权瑾的身份,因为太容易暴露身份了,活人永远比不上死人的嘴严。

而且也不能直接将矛头对准厉家还有夏岚歌。

给出一个线索。

让他们的人自己去调查。

因为没有他们出手干预的痕迹,事情才会看起来更真实。

到时候。

等所有的线索汇集在一起后,沐婉晴期待的好戏才要慢慢拉开帷幕。

……

沐婉晴被皇权帝的人安排在酒店里面。

不过。

她并没有自由出行的权利,生活起居都必须在房间里完成,屋子外面一直有守卫轮班看守,四周还有许多隐藏的监控,防守十分严密。

不需要担心有人跟沐婉晴里应外合互通消息。

而与此同时。

皇权帝也在派人调查杨雪的生平情况。

他们找到了之前沐婉晴去过的孤儿院,发现杨雪之前的确在孤儿院生活了很长时间,不过在16岁那年就已经离开了孤儿院,去了城里打工。

之后跟孤儿院的联系就很少了,每年能回来看一次就不错了。

另外。

他们也找到了杨雪在孤儿院时的照片。

16岁之前的照片都有,每年都会大家一起照相,只是因为时间过的太久,那时候的照片又没有妥善保管,很多都已经老化严重,只能隐约发出人的轮廓。

从轮廓来看,的确跟瑾儿很相似。

再之后就是16岁以后的调查。

杨雪因为读书不好,高中都没有读完就辍学去城里打工。

因为长得很好看,所以私生活也比较混乱,经常是跟各种男人厮混,因为没有稳定的工作,打工都是去发廊超市等地方打零工,要么就是靠男人养着。

光是看她住的公寓,其实就已经能够窥探她的生活品质了。

很糟糕。

相当的糟糕。

就连一般的平民都不如,混乱的生活,完全不爱惜自己,她都不能算生活,只是简单的活着混日子罢了。

看到这些资料,皇权帝一言不发。

周围的空气仿佛要凝固一般,充斥着摄人的寒意。

那些在屋内的下属们一个个打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们这些人跟在皇权帝身边的时间不算短了,所以很清楚,男人此刻的愤怒已经快到达极点了。

但这也能理解。

如果沐婉晴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杨雪真的是他们皇权家的大小姐,那她在外面过着这样的生活对皇权帝来说,就是极大的羞辱跟讽刺。

要知道。

如今被号称皇权家的小公主的皇权凛,不过是个收养的孩子,可是日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之前一次过生日,甚至家族的人买了个国家送给她。

她是真正地受到万人追捧。

活在云端的存在。

可是。

真正的大小姐,流着皇权家血脉的皇权瑾,却过得如此不堪,光是听听都为人不齿的程度。

这让为人父母的皇权帝如何想?

当初的车祸,已经是皇权帝心中难以磨灭的心结。

要是再发现自己的亲生女儿过成这样,他大概真的要被逼疯了。

太残忍了。

也太可怜了。

大小姐怎么能遭受这样的对待?

皇权帝如果这会儿冲过去将沐婉晴给剁了,都没人会觉得意外。

就算恨。

也不该这么糟践毁了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

皇权帝才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资料,他手背上青筋凸起,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一般,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抬头朝面前的一名下属看去,道:“还没有找到杨雪的下落吗?”

“没有……”

那名下属被皇权帝摄人的冷气压震慑住,低下头,感觉身上背着一块巨石一般,喘着气小声说道:“我们调查过,在杨雪失踪的前一天,她还在超市里打工。”

“……”

“因为缺钱还找老板预支了1000块,结果第二天就不见了,当时老板并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是拿了钱就跑路,并未想过失踪之类的事,也没有报警……”

“……”

“之后,她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早不到踪迹。”

“……”

“因为时间过得有些久了,我们的人还在继续搜查,不过需要些时间……”

“……”

皇权帝脸色阴沉沉的,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在半年前就失踪了?

这其中到底还有着什么玄机?

如果沐婉晴是想找个冒牌货,那就应该直接将杨雪带到他的面前,结果现在却说对方半年前就失踪,皇权帝也莫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目的。

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

不可能将一个失踪的人说成是瑾儿,这对沐婉晴没有任何好处。

皇权帝思绪乱的很。

尤其是在发现杨雪生活在如此恶劣糟糕的环境后,他的心神就更乱了。

他不敢接受,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过得如此糟糕跟失败。

本该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怎么离开了皇权家护,却活得那般失败让人发笑?

如果筝嬅知道他们的孩子活成那样,她会是什么反应?

她会恨他吧。

都是因为他留下了太多的孽债,才让报应落在了瑾儿身上,她一定不会再原谅他了,她会恨他一辈子。

皇权帝双眼一阵充血,全身的血流像是直冲大脑。

不。

他不承认。

那个杨雪绝不可能是他的女儿!

沐婉晴只是问了报复他,才计划了这个骗局,他怎么可能相信那个女人?

虽然这么想。

但是皇权帝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嗖”地一下,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就快速朝屋外走去。

“家主!”

下属们见到皇权帝这个架势,惊了一跳,然后也赶紧追上去,生怕皇权帝出个什么意外。

皇权帝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沐婉晴的酒店房间。

守在外面的两个保镖看皇权帝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也吓得不轻,他们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后,也赶紧低头对皇权帝行礼,打招呼道:“家主。”

但皇权帝根本不理会他们,直接说:“开门。”

“是。”

保镖们不敢有半点拖延。

他们赶紧将沐婉晴的房间门打开,在门开的一瞬间,皇权帝就直接冲了进来。

屋内。

沐婉晴还在闭目养神。

她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被没收的,屋内也没有网,所以她什么都做不了,也联系不了外面的人,只能安静地待在屋内。

看到皇权帝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沐婉晴其实并不很意外。

尤其是看到他那阴沉得几乎能滴水的脸,沐婉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她挑了下眉,悠悠道:“调查清楚了吗?”

话音刚落。

皇权帝就逼近她,直接用枪口对准沐婉晴的脑门,只听男人话音沉沉,带着难以言喻的暴戾,咬牙道:“沐婉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瑾儿到底在哪儿?”

“……”

面对发怒中的皇权帝,沐婉晴脸上还是笑意慢慢。

她毫无惧色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挑衅道:“皇权帝,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已经说过了,瑾儿在半年前就失踪了,她到底去哪儿了,我怎么会知道?”

“她不可能是瑾儿!”

皇权帝咬牙恨声道。

虽然他跟瑾儿待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五年,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瑾儿是个十分聪慧好学的孩子。

那样的孩子,就算离开了皇权家,也不该过得如此不堪。

而资料中显示的杨雪,简直除了皮囊一无是处!

好吃懒做,得过且过。

甚至因为虚荣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怎么可能是瑾儿?

那个天真可爱又聪慧的孩子,不可能变成后面这样。

“哈哈哈哈……”

听皇权帝这么说,沐婉晴止不住地大笑起来,她满脸鄙夷地看向皇权帝,讥讽道:“皇权帝啊皇权帝,说到底你的骄傲自大还是战胜了所谓的亲情啊。”

“……”

“怎么?因为这个女儿过得不尽人意,所以你就不打算认了?”

“……”

“也对,虽然是活着,却活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你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怎么敢认她呢?”

“……”

“现在是不是觉得还不如不调查,就当她死了更好?”

“……”

“活着也只会给你丢脸罢了!”

“……”

皇权帝的脸色奇差无比,他虽然不相信杨雪是皇权瑾,但是听沐婉晴这么说,却还是说不出的愤怒,他冷声道:“你不准这么说她。”

“我为什么不能?”

沐婉晴挑衅道:“你都不认她了,我说说难道还能比你狠?呵呵……她就是个婊子!被男人睡了还被抛弃的贱人!”

“……”

皇权帝听沐婉晴这般辱骂杨雪,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

他的枪死死地抵着她的头,寒声道:“沐婉晴,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要杀就杀!”

沐婉晴嘴角扯开一抹疯狂的笑,说:“反正看到你这么震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也算报仇了!”

“……”

“你不是很能耐吗?结果却放任自己的女儿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

“你们天天在皇权家捧着一个养女,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听说她过生日的时候还为她买了个国家送给她,真是令人羡慕啊,这真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

“呵呵……真正该享受一切的没享受到,却让一个养女享受了,真好笑!”

“……”

“你知不知道,我将瑾儿送到孤儿院的时候,没人知道她生日是多久,她生日那天,没人祝福她,连给她买蛋糕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爱上个男人,结果也只是图她的身子而已。”

“……”

“真可怜啊,谁能想到,她曾经也是众心捧月的小公主呢?”

“……”

“她遭受了这么多罪,我也算把仇全部报了!”

“……”

“皇权帝,你要杀就杀吧,反正我不在乎了,你的女儿你不认我更是拍手称快!对了,其实这样正好,反正现在也查不到瑾儿的下落了,赶紧就当做死亡处理,反正那种下贱的人生被人知道了,也只会丢你的脸。”

“……”

“皇权帝,你可千万别认啊!呵呵呵……”

“……”

一场对话下来。

全听着沐婉晴出言讽刺了,皇权帝冷冷地看着一直挑衅他的沐婉晴,眼神也充斥着杀意。

不过。

说到底。

他还是没有真的动手了结了沐婉晴的性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皇权帝慢慢地好放下手里的枪,他看沐婉晴的眼神陌生至极,道:“我从未想过,你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

沐婉晴闻言,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死死地盯着皇权帝,咬着牙道:“怎么?现在觉得陌生了?皇权帝,我说过,我变成这样全部拜你所赐,是你毁了我,那我就要你为此后悔!!”

“……”

皇权帝沉默了片刻。

对于他们两人间的感情,皇权帝不能说完全没亏欠沐婉晴。

但是。

也绝对不至于让她报复到这个程度。

如果沐婉晴愿意接受他的补偿,他可以让他这辈子吃穿不愁,并且获得绝大部分人得不到的殊荣。

可惜。

她却走了最极端的一条路。

皇权帝闭了闭眼,他将枪放了回去,淡声道:“事情弄成这个地步,你就高兴了?你本可以光明正大地活在这个世上,还能有一个爱你敬你的孩子,是你自己将一切毁了。”

“……”

沐婉晴一听,心脏狠狠刺痛了下。

她咧开嘴角,抬头朝皇权帝笑了一下,眼眶中泛着粼粼的水光,说:“我思考过这个问题,到底后不后悔事情演变成这样。”

“……”

皇权帝闻言,看着她。

只见沐婉晴的笑容不断加深,说:“这些年,其实我一直在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每次得到消息你跟赫筝嬅又去了哪哪儿,看着你们依偎在一起的画面,我就对你的恨更深几分。”

“……”

“我后悔吗?”

“……”

“不,我很满意。”

“……”

“我每次从你们幸福的噩梦中惊醒过来时,都无比的庆幸将瑾儿从你们身边带走。”

“……”

“看到你现在痛苦的脸,我就更加笃定自己做的没错了。”

“……”

皇权帝看着沐婉晴状似癫狂的模样,心一点点地变沉,他慢慢退后几步,眼神变冷,一字一顿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杨雪到底是不是瑾儿。”

“……”

沐婉晴看着皇权帝偏执的模样,笑了起来,道:“其实你自己心中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

“没错,小时候的瑾儿是很聪慧好学,但她失忆过,然后又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长大,你不知道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吗?”

“……”

“社会上因为家庭环境造成的悲剧还少吗?”

“……”

“当然,我还是那句话,反正瑾儿早就失踪了,她现在在哪儿连我都不知道,你如果不想认这个过去不堪的女儿,就当她死了,不要再调查下去,好好陪着你的妻子还有养女度过余生吧。”

“……”

皇权帝沉默地看着沐婉晴,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最终。

他还是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了沐婉晴的房间,再没有丝毫的犹豫。

“砰”地一声。

房间的门被重重地关上。

沐婉晴冷冷斜着眼,冷冷地看向门口的方向,嘴角扯开一抹冷笑。

其实她很清楚。

皇权帝内心在动摇了。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她的话已经在皇权帝心中留下了极大的阴影,再加上这个男人早已经认定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将瑾儿置于这般不堪的境地,在他看来也是合情合理。

他会调查的。

一旦起了头,皇权帝一定不会放弃调查杨雪的踪迹。

而等他将一切调查清楚后,好戏就要上演了。

此刻。

唯一还让她顾虑的只有一件事。

沐婉晴转头,又看向窗户的位置,自言自语道:“已经交代清楚了,他应该开始着手准备了吧。”

……

跟沐婉晴预料的一样。

皇权帝从沐婉晴的房间离开后,就吩咐下去,继续调查杨雪的下落。

跟在身后的下属有些担忧地看向皇权帝,问道:“家主,如果沐婉晴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杨雪真的是大小姐,那大小姐的遭遇要跟夫人说吗?”

话音刚落下。

皇权帝就充满暴戾地看了那人一眼,说:“你是非要去刺激筝嬅吗?”

“……”

那一瞬间。

下属感觉自己浑身都要冻僵一般,他赶紧低头,道:“是我失言了。”

要是让赫筝嬅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些年活成这样,一定会发疯的,到时候想要夫人跟家主复合怕是更遥遥无期。

皇权帝也是心烦意乱。

他脸色从得知沐婉晴下落开始,就一直阴沉无比,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像是对下属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筝嬅知道。”

“……”

“不管是真是假,都没有让她知道的必要。”

“……”

“如果找到杨雪的下落,立刻给她做DNA鉴定,确定身份,至于之后的事,等确定身份后再谈。”

“是。”

下属应下。

皇权帝现在必须要确定两件事。

第一就是找到杨雪。

第二就是确定身份。

如果是真的。

他自然要认自己的女儿,将过去的一切全部补偿给她。

不过。

关于她的经历,他依然不会告诉赫筝嬅。

这件事哪怕是他都难以接受,赫筝嬅就更加接受不了了,所以在确定身份后,他必须先跟人将这些事谈好,保证她不会乱说话。

当然。

如果一切都是沐婉晴编撰出来的谎言,那就更好了。

但理智又告诉他,沐婉晴不可能闲着没事用这种谎言来骗自己。

光是这样刺激他,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再加上她去的无人的小公寓,以及养老院的照片,又让皇权帝隐约觉得可能是真相。

这种没有实感的感觉太令人窝火。

皇权帝只能催促那些人尽快将杨雪的下落找到。

只要找到那个女人,一切就能尘埃落定了。

就在皇权帝心神紊乱的时候。

忽然。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皇权帝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是夏岚歌发了短信过来。

又是一些今天出去玩的合照。

还附带了一些文字。

大意就是告诉他,他走后皇权凛消沉了好一会儿,但在赫筝嬅的安慰下好转过来,她们上午去武神祠逛了以后又去了有名的小吃一条街,因为吃了美食,大家都很开心。

文字下面又是她们拿着各种零食一起拍照的样子。

看到赫筝嬅还有夏岚歌皇权凛几人脸上露出的笑容后,皇权帝感觉自己烦躁的情绪得到了一丝缓解。

没能陪他们去武神祠,真是有些遗憾。

皇权帝想起之前他们还怀疑夏岚歌是瑾儿的事。

这件事他并没有打消疑心。

因为现在杨雪是瑾儿的事不过是沐婉晴的一面之词,也有可能是她知道他们遇到了真正的瑾儿,所以才跑出来混淆视听干扰他的判断。

拿到岚歌的DNA样本去检验很有必要。

反正比起人的嘴。

皇权帝还是更相信冰冷的科学一些。

想到这儿。

他又有些后悔,本来上次去游乐园的时候,他是打算找岚歌要DNA样本的,可因为皇权凛的打岔,害得计划推迟了。

以至于直到现在都没能拿到岚歌的DNA样本。

皇权帝不由得视线又在皇权凛的画面上看了一眼,脑海中响起沐婉晴的话。

真正的女儿流落在外吃尽苦头。

结果养女却占得了一切。

这件事让皇权帝心里有些添堵。

虽然他明白这些跟皇权凛没关系,她也是无辜的。

可就是忍不住想要迁怒。

再加上这阵子皇权凛做过混账事,以及自己背地里打的小主意让皇权帝很是恼火,所以现在他对皇权凛并不是很待见,甚至还有些厌烦。

见完沐婉晴后,皇权帝安排人一直看守着她。

而他则重新回了京城。

在查到杨雪的踪影前,他决定先找夏岚歌做一次DNA鉴定。

当天晚上。

皇权帝就去了夏岚歌住处找她。

这儿已经晚上九点的样子。

夏岚歌刚催促着孩子们去休息,就听到门口的对话机响了起来,只见沉心走过去打开对话机,确认了一下后,就回头朝站在二楼的夏岚歌说道:“太太,是皇权先生。”

“嗯?”

夏岚歌一听,从楼上下来,道:“皇权先生?他现在在屋子外面?”

“是的,说有事找你。”

沉心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

夏岚歌点了下头,随后道:“那我出去一下。”

“我陪您去吧。”

沉心提议道。

“行。”

夏岚歌应下,然后两人朝别墅外走去。

别墅大门口。

夏岚歌还没走出去,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笔直的男人斜靠在车门外,当听到她这边的动静后,幽深漆黑的双眸抬起头,视线直直地凝在了她的身上。

双眼中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一般……

阅读阮小冉厉封爵最新章节 请关注红尘小说网(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