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
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世界的本质是物质还是意识

看到这么多晓组织的衣服,猿飞不由得看向大蛇丸。

猿飞也没想到大蛇丸这么给力,竟然拖着这么多人坚持到了现在,这会连压箱底的秽土转生都用到了。

灼遁!’

明亮的火光摇曳不定,但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时双方都诡异的对峙起来,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朝着大蛇丸点了点头,算是谢过了,大蛇丸也呵呵的笑了笑,算是回应。

同时他们所有人也都松了一口气,猿飞爷爷都到了,这些家伙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没错,在木叶忍者的眼里,猿飞绝对是无敌一般的存在,无论对手多么强大,只要火影大人出现,无论多大的麻烦都可以解决!

虽然没有后退,但是带土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猿飞日斩,这个号称最强火影的男人,虽然带土觉得有点名不副实吧,但是他的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算的上是非血迹忍者的天花板!

此时的带土和猿飞都站在蛤蟆文太的脑袋上,两人正面对面站立,谁也没有率先动手。

其实带土已经提前感知到猿飞的身影,察觉到猿飞直奔自己而来他也是一惊,不过他却不想退缩,如果后退显露出畏惧情绪的话人设可是会崩的。

木叶的小朋友们在看到来的竟然是猿飞后立马激动的大喊起来,猿飞爷爷果然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这个叫做大蛇丸的变态,她简直没一句是真话!

‘竟然毫发无损的干掉了卑留呼,看来我还是太小看火影了,不过这些火焰怎么回事?好像不太像普通的火遁,倒有点像是...

猿飞诧异的看向说话的人,有些奇怪,我也只是稍微感慨一下物是人非罢了,至于跟我讨论所谓艺术嘛?不过在看清是谁后猿飞就释然了,原来是着名的永恒艺术家、砂忍的天才造型师赤砂之蝎。

既然是他说出这句话就不奇怪了。

接着,猿飞环顾四周,看着一片狼藉坑坑洼洼的须弥山,猿飞对比了下刚来时的样子,不由得为那个拜占庭式的大城堡哀叹。

多么有艺术气息的城堡啊,在这个残酷的忍界说没就没,完全没有人会去在乎它,真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

想到这,猿飞下意识的开口:

不过一直在划水的蝎听到这话可不高兴了,其他的你说什么都无所谓,但你竟然说我不懂艺术?那我可要好好跟你掰扯掰扯!

他看向了猿飞,眼神毫无波动,冷冷的说道:

“脆弱的城堡总有一天会随风消逝,这样的存在并不能称之为艺术品,只有永恒才能诠释真正的艺术!”

“你说的对,脆弱的城堡总有消逝的一天,但至少它存在过,给过人以美的享受,总有人会记得它并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像我一样,我会记得有这样的一座城堡,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是怎么打败卑留呼和你们晓组织的!”

后面的话就有些挑衅的意味了,不过蝎却好像并不在意,竟然开始低头思索起来,沉默不语。

语毕,猿飞看向了带土,而带土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相互对视,周围的气氛也开始肃杀起来。

两人都算是双方的代表了,他们的针锋相对也在表明接下来的态度,是打是和,全是由他们决定。

片刻后,还是猿飞率先开口。

“宇智波带土,是你害死了水门,对吧!”

声音不重,却石破天惊!落在带土耳中更是晴天霹雳!

这个老家伙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带着面具的带土外在上却并没有什么表示,似是完全不为所动。

而其他人也是惊讶,宇智波带土,这就是那个面具男真正的身份吗?

木叶的小朋友不知道这个带土是谁,但是四代火影的名号他们是知道的,话说四代火影不是因为九尾才牺牲的吗?这个带土是怎么回事?

宁次、小樱和智乃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鸣人,而鸣人却一脸阴沉的盯着面具男不说话,只留下一副愈加颤抖的背影,和愈加危险起来的查克拉。

小樱的担心几乎写到了脸上,毕竟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伙伴,虽然原来平时对他几乎没什么好脸色,但小樱还是非常在意鸣人的。

鸣人是九尾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把九尾之乱归咎给鸣人,而现在,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鸣人!”

小樱轻声唤了一声,但是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仍旧死死的盯着面具男。

小樱复杂的看着鸣人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该作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就是第七班的累赘,明明那么没用,还偏偏对鸣人暴力的不行,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些,佐助才不喜欢自己吧!

一旁的红豆是这里面唯一相对熟悉带土的,听到猿飞的话后一脸的不可置信,带土,他好像很多年前就死了吧!坟头草都老高了,额不对,记得卡卡西还总是去看他来着,应该不会长草。

红豆看向猿飞,又瞟了眼带土,不确定的问道:

“那个猿飞爷爷,您说的宇智波带土不是跟卡卡西一队的那个吧!”

猿飞没有回答,仍旧看着带土,似是要等待他的回答。

对于一语道破带土的身份,猿飞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他觉得,既然这个忍界的剧情走向完全跑偏了,那就更彻底一些好了!

不疯魔不成活嘛!

对面的带土沉默了会,才缓缓开口,声音低沉。

“名字什么的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如果你想用这种手段让我露出破绽的话,我想你失算了!”

猿飞笑了笑,下意识的晃了晃尾巴。

“那你就是承认你是带土了?”

带土...

不待带土说话,猿飞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宇智波带土,我知道你有一些不好的经历,在这个残酷的忍界,谁还没点痛苦的经历呢?当然我也没资格说出让你释怀的话,忍界有的时候的确让人失望透顶,不过这也不是你为所欲为的理由,甚至还杀死了自己的师傅!”

顿了顿,猿飞继续说道:

“我简单的了解过你的计划,说白了就是让忍界的所有人睡大觉作白日梦,你觉得这样欺骗自己真的能够得到和平吗?你想创造一个没有遗憾的世界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你拥有着无与伦比的万花筒写轮眼,但却被痛苦蒙蔽,清醒一点吧带土!梦终究会醒的!”

猿飞觉得想扭转一个人的想法是非常愚蠢的,因为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是猿飞还是觉得不吐不快。

猿飞有点琢磨不透带土的脑回路,你老婆死了为啥要杀师傅?虽然水门可能是来晚了点,但也罪不至死啊!

不过要是真的试图理解他的话,似乎又可以解释的通。

带土是因为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已经否定这个世界了,所以这个世界的世俗观念对他够不成约束,况且他想要创造一个没有遗憾的世界,为了这个世界牺牲一部分人对于带土来说是可以接受的,这可能就是和平的代价。

但是能理解却不代表能接受,猿飞觉得带土一直是一个自私的人,从他的技能就能看的出来,一个只有自己才能够进入的私人空间。(卡卡西不算,那本来也是带土的眼睛)

从他觉醒万花筒的那一刻起,他的眼中的世界就不再真实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避,说着想要创造一个没有遗憾的世界,其实不过是想要躲起来逃避现实罢了,他也完全没有想过其他人愿不愿意,只是一厢情愿的构建属于自己的理想乡,这样自私自利逃避现实的人,真的很难让猿飞升起好感。

随着猿飞话音的结束,又是良久的沉默,众人都被猿飞的话搞懵了?这是说啥呢这是?什么计划?什么睡觉?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但大家也没有开口询问,应该是火影知道些什么!接着听下去就好了。

众人的反应不一,有的竖起耳朵认真听着,有的一脸阴沉似乎择人而噬,还有的漠不关心不甚在意,但是他们都没有率先挑起战斗,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不消片刻,带土再次开口:

“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

真真假假谁又能说的清楚?看看佐助那个小子,你觉得他现在是生活在真实里还是谎言中?好好看看这个忍界吧!你说我被痛苦蒙蔽了双眼,但是在我看来忍界除了痛苦就还是痛苦,不要在冠冕堂皇的教育人了!想想你的两个儿子,你就没有遗憾?你就不想去一个没有遗憾的世界?你难道就不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吗?你现在只是高高在上的批判我的计划,但如果真有一个能让你所有遗憾都实现的机会,你又会如何选择?”

猿飞呆住了,从第一句就呆住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个问题太玄学了,自己穿越过来从来没有深想过这个问题。

火影世界,在原来的世界就只是一个漫画而已,而现在却是个真实的世界,不过谁又能保证现在这个世界不是假的?这其实不过是一场毫无逻辑的梦境?而月读世界也不过是另一个圆满一点的梦而已。

庄周梦蝶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问题太唯心了点,猿飞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用拳头讲讲道理了。

“够了!我绝不会承认那样虚构的世界!身边的人都在聊天打屁,你却一直低头玩手机!自闭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

接着,猿飞右手抬起,单手虚抓,紧握成拳。

灼遁·龙火过蒸杀!

“猿飞爷爷!”

“可惜辣么大的城堡了,你们这些人一点都不尊重艺术品!”

众人无语,这么严肃的场面你给我说这些?我杀人不眨眼你却问我眼睛干不干?

其实猿飞在看到有这么多人后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晓组织竟然又来了,再不斩和白也在,看样子还加入了晓,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