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6章 取宝

有了亲密关系,冉惜怜关心的是自己男人的状态,温存的事情以后大把时间可以做,现在应该是保命为主。

“嗯,大概是这个意思。”

“唔……”

不明白是出于羞涩,还是什么原因,不知道冉惜怜当时怎么想的,把渝北川使劲一推,用力挣扎着跳出他的怀抱。

看着冉惜怜妩媚动人的眼睛里,一直闪烁着不安的情绪,还有那紧张的神情,渝北川呵呵地笑了。

“咦,北川解决了。”

睁开眼睛,冉惜怜惊奇地发现,渝北川居然站在自己的面前,正忽闪忽闪着黑亮的眼睛,看着自己修炼。

渝北川拥抱着冉惜怜,贪婪地互呼吸着冉惜怜身上迷人的味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一向属于视觉动物,自然都会喜欢像冉惜怜这样散发着美好韵味的肉体,渝北川也不能列外。

两个人之间突破了最后的那一层关系,渝北川不再像之前那样对着冉惜怜躲躲闪闪的。相反,他大方的张开臂膀,迎接冉惜怜热情的拥抱。

“出来透透气……”

当然,依照渝北川一贯的性格,即便是听见了大不了是你骂你的,他依旧我行我素。

或许直接说吧,男人好色是天性,甚至还有喜新厌旧占有的天性,至于渝北川,不会有喜新怨旧但是占有怕是必然的。

冉惜怜的眼睛冒出兴奋的亮光,可以说,寻找宝藏几乎是每个男人热衷去做的事情,作为女人的冉惜怜兴趣也不小。

要知道,从小至今,冉惜怜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寻找宝藏。

“傻瓜,问题不大了……”

“喔……”

冉惜怜相信了,自己的男人,凡事他说了算。一直以来,仰慕强者是女人的天性,她们带有的感性思维方式往往让她们更愿意在感情中扮演被保护的角色。自己的男人强大,冉惜怜没有理由不欢喜不信任。

“嘿嘿,当然是好事了!”

渝北川嘿嘿地笑,一位修真大神的宝藏,想起来怎能不叫人兴奋。

“哇!那是真的?”

“北川!在哪里?”

冉惜怜热情高涨,至于渝北川识海中的危险,仿佛都被她暂时地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别急……”

渝北川上前牵住她的手,处在极度兴奋的冉惜怜一点都不拒绝。

“大殿右侧貔貅雕像的左眼,往里按三下,右眼按一下右边一转,貔貅的大嘴会吐出一枚储物戒指,按照墨渊的说法,那是他毕生所藏。”

渝北川像复读机一样,精准地把墨渊的话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末日降临之后,随着境界的提升,渝北川感觉自己的记忆力变得非常的强大。

“在那里!”

冉惜怜惊喜地叫喊起来,指向大殿。

这一座大殿不是很大,单独的大殿面积约有一千个平方,冉惜怜一眼就看出来了。

“走啊……”

这一下,轮到渝北川自己着急了,宝藏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前方,一左一右矗立着两座丈许来高的巨大雕像,右边一座是貔恘,这是不容置疑的;左边一座是一座似虎非虎,似狮非狮的怪兽;中间那一座,无疑是墨渊自己模样的雕像。

这座貔貅雕像雕刻得栩栩如生,其身形似虎豹,其首尾似龙状,颜色看上去通体暗金,所制的材料非金非玉。貔貅肩长有一对羽翼却不向外伸展,头部生有一角向身后仰着。

“太精致了!”

冉惜怜不由得感叹,貔貅雕像不仅仅体毛雕刻得细致入微,就连神情看上去都像是活得一样。

“北川,不会是真的吧!”

冉惜怜有点后怕,她感觉貔貅的眼睛,仿佛充满灵气地看着她。

“傀隗!”

渝北川明白了,这几座雕像,应该是传说中的傀隗。之前,渝北川已经有过类似的经验。

相传中,貔貅是一种凶猛瑞兽,这种猛兽分有雄性和雌性,雄性名为“貔”,雌性名为“貅”,造型多以单角为主。

“傀隗?”

冉惜怜不明就里。

“所谓傀隗……”

渝北川倒是很有耐心,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显摆知识阅历,把傀隗的特性一一告知了冉惜怜。

“北川,那么说来,这雕像不仅仅是雕像,它还是一件宝物!”

这一下,冉惜怜的眼睛更亮了。

“出来!”

渝北川手一挥,一头巨大的貔貅傀隗出现在眼前。相对而言,渝北川的这一头貔貅体型更大了些,只不过材质和眼前的这一头不一样。

“两头!北川你说的傀隗就是这个!”

冉惜怜惊喜地跳了起来。

“嗯……”

渝北川跃了上去,指挥着自己的貔貅傀隗一步步地靠近。

“貔貅雕像的左眼,往里按三下,右眼按一下右边一转……”

渝北川喃喃自语着,靠了过去。

“北川,住手!”

冉惜怜突然惶恐的大喊起来,刚刚渝北川伸手靠近貔貅的眼睛,她突然发现自己心里,有一种揪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怎么了,惜怜?”

渝北川停下了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冉惜怜。

“这……这貔貅雕像有问题……”

冉惜怜不确定的回答,实话说,她心里这么认为,但是从表面上看,自己什么问题都没有发现,单单凭借一种感觉。

“北川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多此一举?”

冉惜怜轻轻低下了头,感觉自己好没用。

“哦……”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渝北川全身发冷。

“自己太大意了,像墨渊那样的老江湖,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屈服。”

回想起墨渊的表情,渝北川眼瞳一缩,越发的从心底确认,墨渊不像自己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谢谢了,惜怜。”

渝北川跳了下来,自己之前是有点急功近利,得意忘形了。对于墨渊暂时的掌控,实际上不代表最终的结果和胜利。

“北川,你也有这种感觉?”

冉惜怜抬起头,惊喜地问。

“不错,我过于急躁了。”

一直以来,渝北川自我检讨的能力不错。很多事情错了就是错了,至少他勇于承认担当。

“有机关!”

俩人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

渝北川从心里相信,墨渊不会那么笨,他说的储物戒指和取宝方法应该是真的。

至于机关藏在哪个地方,那就不得而知了。

:。:m.x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骂归骂,墨渊骂得再大声,跑到外边的渝北川无法听得到,自然不可能跑回去理会他。

“那么……”

冉惜怜欲言又止,“北川,你不处理完毕跑到外边来干什么?”她很疑惑。

“北川,你是说事情没有解决?”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