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组词杀人

有警察拦路,郑觉跑过来出示蓝本本,就让放行了,乐亮没有这个阻碍,也是能畅通无阻。

路上,乐亮还暂停,买了两个面包和两瓶水,抛给郑觉,这时都两点多了,有些饿了啊!

郑觉在后跟着,一会后就苦笑一声,前方那位这么拼命做什么,还好自己体力和耐力好,不然真跟不上。他是不知乐亮已经放慢了速度,不然他此时已被甩下来,这是为了借助他手中的特权证,避免为警方阻碍。

乐亮这么跑,自然是有目的,他发现了安放炸弹者的踪迹,凭的是野外追踪技巧,还有他那超强入微视力。

郑觉虽然吃过了,却也啃了起来,这么跑下去,还是需要补充体力的。

年轻人点头,谨慎地道:“我是郑觉,宋署长派我来协助你。”

“体力怎么样?”

然后,郑觉就看见轻盈跳下来的那位,如猎豹一样跑去,赶紧追了过去。

“我们去哪里?”郑觉追不上,只好在后面喊着。

“很好,我曾获得过全国铁人三项第三名。”

“那就赶紧跟上,别拉下了。”

见到一个年轻人走向自己,坐在一个建筑上的乐亮站起身,问道:“是郑觉吗?”

“不要废话,跟我走就行,你的任务是为我解决警方的阻碍。”

乐亮摇了摇头,说道:“他就是安放炸弹的人,我们的线索断了。”

“啊?那现在怎么办啊?”郑觉又问道。

手机铃声响起,宋茜告诉他,上城发生三起谋杀案,都是在同一时间陆续发生,一个触电身亡,一个被高空花盆落物砸死,另一个戴着耳机听音乐,耳膜流血,五脏六腑都有损害而亡。因为太蹊跷了,她认为需要告诉乐亮一声,会不会与特大事件有关。

乐亮诧异,在警察严密封锁下,还能有杀手这么杀人,这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先不问谋杀案,爆炸案嫌疑人或许就在不远处,抓住这人再说。

周边的人惊恐,不停地有尖叫声传出,都是避的远远地。

此时,乐亮跑来,见到那被腐蚀的人,发呆,爆炸案嫌疑人竟然这么死了,这也太诡异了吧!

郑觉跑到他身边,看着前面的惨景,惊讶不已,问道:“他是谁?”

乐亮皱眉,猛地暴骂:“妈的,这是搞什么鬼,简直是莫名其妙吗!”

郑觉没敢吱声,这位脾气不大好,身躯散发着狂暴的气息。

“吃饭,老子又饿了。”乐亮吼着,他对破案又不在行,系统这不是难为人吗!

在附近一家小饭馆,乐亮粗暴地喊着,店老板战战兢兢地回应,今天店里来了神经病?

看着狂吃海塞的乐亮,郑觉并不饿,也是小口吃着,问道:“听说您是国家派来解决事件的?”

“别多问,吃饭时说话,也不怕咽着啊?”乐亮抬头,一瞪眼。

郑觉苦笑,这位脾气是真横,没法交流啊!

却是又看见乐亮取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才拨着手机号码。说了吃饭说话会被咽着,你还打电话,言行不一啊!

“什么事?”那面传来宋千凝的冰冷声音。

“千凝,我……我是为了公事……”乐亮忐忑说道。

“别找我。”

乐亮发呆,她竟然挂了,这么干脆地挂了。

郑觉看他呆傻的样,忽然想笑,强行忍住了。

乐亮又是犹豫了一下,才重新拨通宋千凝的手机,沉声说道:“千凝,不要跟我耍脾气,现在有重要事情……”

再次发呆,她又是挂了,一声不发地挂了。

乐亮忽然火起,她的脾气真大,就算是与我分手,也不能这么不讲情面,说挂就挂,我最讨厌人挂我的电话。

当即拨打过去,乐亮怒气吼叫:“宋千凝……”

好吧!这次只是吼了个名字,那面就挂了,需要这么有性格吗?

乐亮欲哭无泪,抬眼见到郑觉忍俊不禁的样子,再次瞪了他一眼,实在是没面子啊!

想了一下,乐亮也懒得打电话过去,电短发过去,说明四个案件,还有爆炸案的情况。他总感觉其中有一定的联系,可是他对破案不在行,只有求助神探宋千凝了。

等了一会,直到走出小饭馆,结账有郑觉付,能省一笔是一笔,郑觉有公费报销的,而此时宋千凝还是没有回音。

就在乐亮失望,觉得她不会再回电短,就有新电短提示来了,这一看,是她来的。

打开一看,宋千凝给他分析了案情,认为这很凑巧地谋和一个词语。

高空花盆落物很可能是被风刮落砸死,站在喷泉池里是被雨淋着腐蚀而死,戴着耳机被巨雷声震死,触电而亡自然是被电死,十分契合风雨雷电这个词语。

延伸一下,甚可能是幕后黑手在以此宣示杀人,这是一个有特性的杀手。而据她所知,有个世界顶尖杀手默语就有这么个杀人习惯,以组词方式来杀人。

那四个死人,很可能与爆炸案有关,只是杀手为什么要引爆一艘轮船,她在远方也无法猜知,或许也和词语有关吧!

到底是宋神探,经她一分析,乐亮眼前拨开了迷雾。

他给宋茜去了电话,说出宋千凝的分析,这让宋茜拍脑袋,怎么把自家神探侄女给忘了呢!

一会后,宋茜来电,告知他四个死者果然与爆炸案有关,一个是走私火药的人,一个是提供雷·管的人,一个是初中化学老师,应该是制造炸弹的人,最后被酸水腐蚀的人是那艘轮船上的大副,应该是放置炸弹的人。

现在,警方正在追查默语,这是一个澳国人,具体姓名不知,只知是一个红头发,一米八几的男人。默语的目的还不得而知,光凭一个船字很难分析出其想做什么,要知道船能组成的词太多了。

乐亮也是无法,他对这猜字破谜又不在行,只能寄望于宋千凝想出来了。

不久,宋茜又是来电,告知他,宋千凝初步判定很可能与草船借箭有关。

船是大轮船,借很可能是四件谋杀案,借四字词语含义杀人,现在也许破解了草和箭的含义,或许会追查到默语。上城是国际大都市,外国人太多,想凭此找出默语很难,要是其再改变头发颜色,就更难追查了。

乐亮想了一下,说道:“查一查,上城有什么与草和箭有关系的事情和建筑,甚或是人,包括谐音。”

郑觉为难地道:“这可能很多吧!人名的谐音都很多,我没法统计啊!”

“那就不查人名,直接查别的,最好是最近的事情。”乐亮直觉感爆棚,说道。

郑觉快速查着,能为宋茜派到身边协助自己的人,自然是干才,不仅搏斗枪械在行,是铁人三项季军获得者,还对手机技术也是手到擒来。

筛选了一些最近的事情,乐亮看了看,盯着上城草果音乐节,问道:“这个音乐节今天举办?”

“是啊!这是为了迎接新年举办的音乐节。”郑觉回应。

“我们去那里。”乐亮当先跑起来。

“哎,我们可以坐出租车去的。”郑觉在后喊道。

“怎么不早说?你付钱!”乐亮朝他瞪一眼。

郑觉苦笑,这位也真抠,还好自己能报销。

你是真能跑,我这铁人都甘拜下风,没你跑得快,可是你都不动头脑,这还要我说啊?

在一辆出租车里,乐亮老神在在地坐着,面色淡然,心中感到难堪。跑的习惯了,都没想可以坐出租车去,旁边这小子一定在暗中鄙视自己吧!

“我女朋友也喜欢音乐,说是要参加今晚的草果音乐节,只是我没时间陪她去。”郑觉说道。

乐亮朝他看了看,说道:“我现在很躁,不要与我说这些。”

郑觉心里话,你确实够躁的,难以交流。

于是,两人沉默着来至草果音乐节场地,这里是一个大公园,草地中央搭建一张大台,周围已经围满了爱好音乐的男女。

据说,这个草果音乐节会来一些小歌星,网红,甚至是外国友人来献唱。

乐亮看着这多达两三千人,人头涌动,就没了主意,最主要他也不确定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在门口就被拦下来,需要凭票入场,只是待郑觉出示蓝本本给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看,他们便轻易进去了。

转来转去,挤来挤去,郑觉不由地问道:“我们就这样乱挤啊?”

“对。”

“可是我都不知在找什么,你确定是这里?”

上城警力大部分出动,严密搜查任何可疑人员,乐亮戴着口罩,自然也成怀疑对象,让他在某处发呆。

这里是一个城市广场,一个人默默走进中间圆形喷泉池里,伸开双手,仰望天空,嘴里也不知念叨着什么。

突然,喷泉的水变得漆黑如墨,淋洒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瞬间被腐蚀,发出凄惨的嚎叫声,却是不愿意离开。

虽然视力无法望远,却能在近处观察出别人发觉不了的踪迹,再凭着追踪技巧,让他锁定了目标去向。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