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路见不平

沈梦走了过来,力劝道:“别管他,咱们快走吧。”

“不行,我得救他。”

这明显是癫痫病犯了。

“沈梦,快打120。”话刚出口,他立马想到他们没有手机,他又说:

“他刚刚可是拎着刀要砍你啊,你还救他?”

一把刀又挥到肩头处,周辰一个侧身躲闪,那一刀砍了个空,他一把住对方的手臂,用力一拧,咔嚓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

四个壮汉被周辰在三分钟之内全部放倒在地。

沈梦很害怕,她拉着衣袖说:

“趁没人看到,我们赶快走。”

见周辰向他们渐渐逼近,其中三个吓得连滚带爬地逃了。

但还有一个睡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似乎怎么也爬不起来,随后口吐白沫。

周辰的速度极快,他跨出一大步,站在一壮汉身后,猛地一击,他应声倒地。

周辰无暇顾及其他,上前摸了摸他的脉搏,只见他不停尖叫,嘴角偏斜,全身肌肉僵直性无规律抽搐。

“我发觉你也好像不是以前的周辰了,你变厉害了。”

周辰笑笑不说话,她继续说:

周辰觉得一码事归一码事,他催促道:“别说了,快过来帮我扶他起来。”

周辰迅速取其神庭穴按压,再取百劳穴,大椎穴揉捏,再加以适当力度掐挤曲池穴,捣捶鹤冠穴……

一系列手法下来,那壮汉逐渐恢复了气色。

“小辰,你怎么好像……变了?”

周辰没听懂她这话什么意思,转过头来看着她,问:

“怎么说?”

“你看你,又懂医术救人,打架身手又那么厉害……”

“这个,没什么的。”

很多问题沈梦很早就想问个究竟,但一直没有机会,终于今天逮到空,便都问了出来。

在沈梦的印象里,周辰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甚至医科大的问题青年。

都没能顺利毕业,不可能懂这么多东西。

“沈梦,这没什么,我只是平时喜欢瞎琢磨,瞎研究。”

周辰如果告诉她,自己当初毕业后绑定了名医系统,那传出去会引起很多事端,所以他只是随便敷衍了一句。

沈梦走了一截,红着脸轻声细语地问了句:

“你打架都那么厉害,不知道那个功夫厉害不?”

她有些害羞,就没再继续往下说。

周辰知道,她这是在挑逗自己,便直截了当地回了句:“那要不要试试?”

沈梦瞅了瞅他,脸更红了。

周辰看着对方情不自禁陷入想入非非……

过了一会儿。

旁边的沈梦拍了拍周辰的肩膀说,大声地喊:

“周辰……周辰……”

周辰这才回过神来。

他发现一切只是自己的臆想,他不禁有些脸红。

沈梦指摘道:“想什么呢你,喊你半天不回话?”

“哦,没……没啥。”

这时,周辰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些人正在吵闹。

周辰细一看才知道,一老者将平日上山辛苦采的药材拿到街上卖,却被一些人胡乱哄抢不给钱就要走。

周辰走上前去把对方的车子气放了。

这些哄抢药材的人正说说笑笑的,拎着篮子准备离开。

他们互相比对着手里的药材。

“你都拿了些什么?”

“我才拿了几朵灵芝。”

“哇,灵芝可值钱啦,你那几朵值我这一麻袋呢。”

他们把各自的麻袋里塞进车子的后备箱,准备驾车离开的时候,身后周辰喊了一声:

“都给我站住。”

几个开车的以为不是在喊他们,上了车便启动驾驶,开出几米后发现自己的车没气了。

他们停下车,怒气冲冲的朝周辰走过来,质问道:

“小子,我车胎气是你放的吗?”

周辰用同样的问法回了句:“那老大爷的药材,你们给钱了吗?”

那几个男人回头商量一下,说:

“这小子,得教训教训他今天。”

他们回到车里,提出铁棍、高尔夫球杆一些东西,在手中掂着向周辰走来。

买药材的老大爷一看,势头不对,他害怕周辰受伤,忙挥着双手上前阻止道:

“大家冷静,药材我不要了行不,你们别动手打人。”

一个大汉从车拿出了一朵灵芝递到了卖药材的老大爷的眼前,说:

“你把它唤答应,我们今天就把东西留下。”

卖药材的老大爷苦笑了一个,说:

“这不是为难人吗?”

对方话没说完一拳砸了过来,卖药材的老大爷都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撸起袖子一记重拳挥在了脸上。

周辰见状,立马冲上前去,一脚将其踹翻在地。

“给你脸了是不。”

其他几个大汉见自己人被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欺负,立马提着钢管,铁棍,高尔夫球杆冲了上来。

周辰被围在中间,噼里啪啦一阵打斗。

咔嚓——咔咔咔——

伴随着骨头碎裂和痛苦的声声哀嚎,那些大汉全都被击倒在地。

周辰转身,指着众人训到:

“我告诉你们,你们买药不给钱,那就叫做抢。”

“还抢?跟你有什么关系,臭乡巴佬。”

说话的是一位少年,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看着就不爽,瞅一眼就想揍他好几十回的那种类型。

周辰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小伙,你说谁是臭乡巴佬?有种再说一……一万遍?”

小伙瞅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噘着嘴说:

“说你呢,臭乡巴……啊呀呀,疼……”

他还没说出“佬”字,就被周辰捏住了锁骨,疼得跪在了地上,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疼……疼死我了,大哥,求你放手。”

见周辰身手不凡,一位识趣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对周辰说:

“小兄弟,你放了他吧,我们把药材都留下,这样行了吧。”

看中年男人态度挺谦和,周辰也在不好再为难他们,这才松了手。

“我不希望下次再见到你们。”

中年男人搀着那小伙踉踉跄跄地准备上车离开。

小伙满身怨气,十分不服,埋怨道:

“爸,你就这么看着你儿子被人欺负?你不管管?”

叭——

中年男人顿时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小伙的脸上,怒斥道:

“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小伙闭了嘴,坐在远去的车里探出脑袋,朝着周辰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还不忘淬口吐沫。

他们滚着没有气的车轱辘,消失在了街头。

周辰转身去看了看卖药的老大爷,他蹲在路旁。

“大爷,你没事吧。”

胡村长转过脸来,嘴里冒鲜红的血,手里拿着一颗牙问道:

“我认得你,你是保济堂中医馆的医生……会不会植牙啊你?”

刀光反射在周辰的眼眸中,还不等他们来得及反应,周辰一记记重拳已经从他们的侧脸上挥过一周。

他们把壮汉扶到一旁靠墙的位置躺着,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拨了一通急救电话后便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沈梦心头满是疑问,她便忍不住问道:

“算了,过来帮我把扶他起来,我想想办法。”

红.尘!小!说!网 w\w\w。z^u^x^s。n\e\t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